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不用东张西望,就在眼巴前儿


□ 孙 睿

  家庭,每个人都必须活在里面的一种社会关系。

  在这种关系中,子女和父母的关系,是最基础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但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一个人可能会没有伴侣,没有子女,但一定会有父母——对这句话不必较真儿,即便一个人生下来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也需要有人承担起父母的责任,他才有可能长大。也就是说,没有人是“只靠自己”就能长大的。然而很多人,包括我以前,真的以为“只靠自己”可以长大。

  后来发现,你以为是靠自己长大的,比如自己考上学、自己找到工作、自己解决了婚姻、自己取得点儿成绩、自己有一圈跟父母无关的朋友——其实父母的作用潜移默化,看不见而已。举个简单的例子,孩子高考的时候,父母没有不着急的,这种着急,就是成长道路上的助力,推着你往前走。这种看不见的东西,经过时间的发酵,有一天会突然让人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这种觉醒,可能是因为父母老了,他们的一个背影、一道皱纹、一次疾病,改变了你对他们的态度,跟少不更事时不一样了。特别是有一天,角色开始置换,当你做了父母,面对那个你所制造出来的生命的时候,就更知道当初父母在背后给予而被你忽视的那些东西的存在了。两代人的关系,就这样在生命的进程中变化着,不断有新的东西生起。

  这种关系,是文艺作品可以描绘的。

  李安拍了“家庭三部曲”,奠定了世界级导演的地位,然后才有《卧虎藏龙》、《断背山》和《色戒》,在影视院校的盗版盘店里,“家庭三部曲”比后面这些盘卖得好。另一个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一生拍了五十多部电影,其中多数的片子只有一个主题:家庭。

  家庭,可说的事儿,太多。

  所以我也打算写个“家庭三部甚至更多部曲”。不是非跟李安和小津较劲,是生活本身,像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注定了要有很多“经过”。一个人,虽然能在局部把握命运的方向,但是在这条河面前,只能不停地跟随着它的节奏。它流经的地方,留下痕迹,永远抹不去。

  在家庭里,可以没有政治态度,没有信仰冲突,只是人(角色)与人(角色)天然的关系,这种关系,简单、朴素、直接、生动、有力量。这其中,父与子,两代人,很像抗战时国共两党的关系——既联合又对抗,有写不完的故事。

  有一种写作,是写“大时代”、“大事件”。我一直有个疑问,何谓“大”,不那样就“小”了吗?即使“小”,对于文艺作品,只有“大”才好吗?我知道,房子大了,就显空。再说当今这个时代的“大”是什么?我不知道。所以我只能选择能触摸到的,而不是隔着老远,只能看个大概、听不到声儿、闻不到味儿、甚至要去猜想和臆造的东西,作为写作对象。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过日子。

  谁也别觉得过日子低级,有本事别过。不管它到底是“大”还是“小”,反正是老百姓要面对的,不天方夜谭,不虚无飘渺,就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婚丧嫁娶这点事儿,谁敢说自己比老百姓高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