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我再次想起你


□ 韩媛

  1

  米米说我的样子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彼时的我正以一种极度颓废的状态陷落在一只庞大的沙发里,明知她的形容是准确的,但还是抬抬耷拉着的眼皮,说,做人要厚道,米米你好歹把我也形容得整齐精神一点儿,比如说,一块方方正正的军用棉被什么的。

  说完这句话,我有点儿后悔。唉,有的时候,你极力想克制和避免什么的时候,总是不能如愿,总有一些人和事,包括自己一不留神蹿出来的一句话在干扰你,把你不遗余力地拉回你不想涉足的情境中来。

  我说米米你知不知道,回忆这种东西有时候是会伤人的,所以我一直不太敢回忆。你看这北方七月的城,天地都像着了火一般,树叶花草都在打蔫儿,而我,像一尾失神的鱼,没头没脑地,一遍遍地被沉入回忆之湖中。

  穿过岁月的层层帘幕,我看到自己坐在教室里,耳边是哒哒哒的粉笔声,眼睛里却是教学楼前面的那方篮球场,层叠的云,映在雨后的水洼里。

  你看,我一直都不能算是一个好学生。我在上课的时候走神,那种哒哒哒的粉笔声过一会儿就换作了外面别的中队上军体课时练擒敌拳的“嘿嘿哈哈”声。在我的课桌里,塞着好几封同时寄来的信,那时候,信真多,每天不写信,就会觉得这一天虚度。可是到最后,我也只能记得一封这样的信,在信中,素素说,落,好久不见你,你在我的印象中都变成一块四四方方的军用棉被了。

  我惊诧于她的比喻。我在课本的掩护下偷偷地写回信,我说,你的比喻形象而生动啊,我觉得不只是我一个,我们这帮同学都成了军用棉被了,我们穿一样的制服,一样地作息,上一样的课,吃一样的饭,连宿舍里私人空间的布置和摆设都是一样的,极其整齐划一,早已没有了独特鲜明的个性。

  几年以后,我在大街上与素素不期而遇,她已经成长为一名小学教师,而我,就像当初收到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注定的那样,正毫无创意地当着我的小警察。我们热络地拉着手,即使是坐在柳巷的一家快餐店里也舍不得松开。据她自己说她不记得说过这种经典的语言,可是我却一直把它记在了心里,会记一辈子,因为它形象而生动地刻画了我在警校四年的生活和状态。

  刻板,无趣,毫无新意,味同嚼蜡。

  可是,我为什么还要想起它?

  2

  我把手机抓在手里,几次翻出依依的电话,在拨通之前,又快速地挂断。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很想说我想念她,又怕她连听这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十几年了,我们毕业,离别。见过四面,每一回的她,都是形色匆匆,而此刻,她也许正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沉默或者忙碌吧。她总在忙碌,总在奔走,她不知道,为了她不肯出席毕业聚会的事情,我遗憾了好久。

  有人说,百思不得其解啊,她为什么不来呢?我说少见多怪,这有什么,虽然我来了,但是我也有过不来的念头。他们奇怪地看着我,像看一个冷血无情的怪物。我说你们不要这样子,难道你们敢说自己心里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和念头?十三年,十三年聚个什么劲儿?十年都不聚,就算还残存着些真情意,也都在岁月的流逝中消失殆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