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另一些人(外一篇)


□ 杜爱民

我读大学时,买过一本小说《看不见的人》,一直没时间读。后来,我的生活在西安和兰州之间辗转,不知那本书丢在了哪里。
我调到原先的单位上班那天,母亲把我叫到面前,告诉我:“上帝时刻都看着你。他能看见你,你却看不见他。”我母亲上年纪后,身体一直不好,能走动的范围日渐缩小,内心的想法慢慢增多。她什么时候相信起耶稣,也没有告诉过我,没有见过她祷告,我们家也没有摆过圣像。我母亲不识字,更没有办法读《圣经》。但母亲有一次却对我说过:她能看见上帝。
对基督教我是无知的,只是零星在书本上看到片言只语。我们那座城市,“文革”之后与宗教相关的一切都荡然无存了,原先城中非常有名的庙宇也被夷成了平地。
我对母亲的想法,心中生疑,却又不敢全然不信。她从不说过头话,凡事说到做到。她能看见我所看不见的人,能看见另一些人,也许是因为年岁大了,脑子里偶然会有昏惑的想法。
但我一直却有不祥的预感,觉得母亲反常的言语,似乎预示着某种不太好的征兆。我没有把内心的想法告诉家里人,我害怕我的担忧一旦说出,就会成为现实。我希望它们积压在我心底,最后变得无影无踪。
这中间我变得疑神疑鬼起来,生怕做错了什么,犯下忌讳,带来不好的结果。我原本是不相信鬼神的,后来我竟身不由己地跑到南城的道观去见一位道士,求他替我占卜。我还是把我的隐忧,悄悄说给我的一位精通周易的老师听,他们给我的都是宽慰,却难解我的隐忧。我的一位作家朋友,熟谙禅佛,我向他学习了看香谱的技艺,回到家净身洗面,关上门窗,把家人统统赶出去,燃香面壁,双手合十,敬对佛陀,终也无法从燃尽的香灰上看出什么。
而我愈发强烈地感觉到,有另一个人与我靠得很近,知道我在想什么,并且知道我的担忧。我有一阵子深居简出,除了上班,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只吃素食,也不看电视,目的是想避开我感觉到的另一个人,躲过我的担忧。
还有就是我原先单位的同事老卜,第一次见他,只觉得他像另一个人,具体是谁,又一直无法说清。
我在那个单位认识了老卜。我现在离开了原先的单位。如今提到老卜,我才会想到原来的单位。
我看不出我从前的单位与别的单位有什么不同。像是一个正常的、普通的地方,有许多人在当中早出晚归。没有什么不好,也看不出什么地方好。只是私底下大家都按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做事,嘴上又绝对不说。表面上堆满微笑,暗中伸腿绊跤,致别人于死地。大家只盯着有权人的脸色行事,至于那人是谁,并不重要。无论是谁,只要不掌控权力,皆可形同路人,皆可暗中绞杀,不带丝毫的怜惜。
老卜每天打水扫地,手头上总是忙着。我起初以为老卜是单位的杂工,后来没几天,办完调动手续,就跟老卜一间办公室工作,他做内勤:杂务、统计、总结报告,计划,接待协调等等,全他一个人干了,没有听他说过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