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南京云锦


□ 黄能馥


一、中国自古是丝绸大国

中国是桑蚕丝绸的发源地,桑蚕丝绸在中国已有7000年的历史。伴随着中华远古文明的萌动,丝绸就承载起我们祖先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黄帝之妻嫘祖教民养蚕制丝的神话传说,为沉迷的历史长河放射着诱人的光芒。丝绸以她动人心魄的魅力,成为中国奉献给世界文明宝库的一颗璀璨的明珠。浙江余姚河姆渡6900年前遗址出土的纺织机具部件和饰有蚕纹的象牙盅,山西夏县西阴村灰土岭5600~6000年前遗址出土的半个经人工割切的蚕茧,辽宁沙锅屯仰韶文化遗址和距今5000年前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石蚕和玉蚕,山西芮城西王村仰韶文化晚期遗址出土的陶蚕蛹,都说明中华祖先敬奉蚕神的习俗和对蚕桑事业的重视。1984年在河南荥阳青台村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距今约5500年的丝织品残片。1958年在浙江吴兴钱山漾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距今约4700年的丝织品,则证明中国远在5500年前已经掌握了蚕丝缫纺和手工织造技术。公元前21世纪时(夏代),王宫里的宫女们在春天从事蚕事劳动,已成为常规制度 ;公元前16世纪时(商代),王宫里有专门掌管蚕桑生产的女官叫“女蚕”,商代的回纹绮、雷纹条花绮、纨、谷、罗等织物印痕都曾在铜器印痕中发现。公元前11世纪时(西周)规定了王后亲蚕的制度,政府设有“典妇功”、“典丝”、“染人”、“掌染草”等官职管理丝绸生产,并开始了多彩提花丝织物——织锦的生产。公元前8世纪,中国齐、鲁一带已成为丝绸生产的中心,陈留、襄邑就以出产锦绣扬名。早在公元前17世纪,商代的先祖王亥就驾着牛车到北方有易氏(狄族)地区去进行丝帛的交易,后来中国丝绸通过西伯利亚各部落的中间商之手,远销到希腊、罗马。前苏联考古学家在今俄罗斯南西伯利亚的巴泽雷克公元前5世纪古墓中,发现了中国生产的翟鸟穿花纹刺绣鞍褥面,纹样风格和刺绣针法都和湖南长沙烈士公园及湖北江陵马山砖厂战国楚墓出土的刺绣品一致。德国斯图加特西北20公里一座凯尔特时期(公元前5世纪)古墓主人的衣服也镶满了厚实鲜艳的中国丝绸。当时从西北通往中亚的大路尚未开通,故丝绸在古希腊价格与黄金相等,但仍受到欢迎。古希腊人称中国为Seres,即丝绸之国。
从战国时期(公元前475年—221年)的丝绸实物分析得知,中国当时已经发明用花本提花的织机,公元1世纪从中国西北通往中亚的陆路开通之后,中国丝绸源源不断地运销到欧洲,盛况一直延续到唐代(公元618年—907年)。公元6世纪中国蚕丝技术西传到欧洲,但到公元10世纪,波斯诗人费尔多还常赞美中国织锦。由中国通往西方的大道,后来被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称为“丝绸之路”。在丝绸之路出土的公元1世纪至6世纪织锦,纹样紧凑生动、充满动感和力度的动物纹和云气纹构成气魄宏大的画面,纹样的间隙加织吉祥含意的铭文。如“万世如意”、“昌乐”。“延年益寿大宜子孙”、“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等等。公元6世纪以后,中国织锦纹样吸收了中亚文化的影响,由动势的平衡向静势的对称过渡。中国此时已发明了以提花楼机为标志的织锦工艺,织锦的组织也由经重平组织演变为斜纹纬锦组织。此时四川成都的蜀锦名声远扬,取代了陈留、襄邑织锦的地位,而成为中国古代织锦的第一座里程碑。
从公元3世纪至6世纪的400年间,中国内部战乱分裂,公元220年形成魏、蜀、吴三国鼎立的局面。吴国地处江东,自古就是盛产蚕桑的地方,但织锦工艺还相对落后于北方中原地区。周瑜攻打皖城,从袁术那里俘获百工及鼓吹部曲三万余人到吴国。公元263年,交趾太守孙曾征集手工艺人千余人送到建业(南京),吴国后宫亦有织工数千人,吴主赵夫人能织云龙虬凤之锦,刺绣五岳列国地形之图。在吴国政府的倡导下,吴国的农桑蚕织平步发展,左思《吴都赋》称 :“国税再熟之稻,乡贡八蚕之锦。”浙江渚暨和永安(武康)出产“御丝”,吴丝蜀锦名扬天下。
东晋义熙十三年(公元417年),刘裕北征姚秦、攻陷长安、徙其百工技巧等民户到建康(南京)建立“斗场锦署”,制作宫廷衣物之需,以后锦署成为南朝常设的纳锦机构。以建康为政治中心,江南地区经过数百年的桑蚕原料基地开发和织锦工匠人才引进,及织锦机构的长期建置,为以后云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锦绣工艺发展的同时,吴与大秦(罗马)、州(日本)及魏、蜀均有商业往来,而与州地理相邻,历史文化渊源更近,公元前5世纪吴国打败越国,越国沿海居民就有一部分驾舟东渡徙居日本九州。公元前3世纪秦始皇命徐福带3000童男童女出海求取长生不老之药,这些人后来也在日本居住,成为历史上的倭人,日本江上波夫教授认为倭(wo)人即吴(w)人的方言转音。即倭人的故乡就在中国大陆的江浙一带。另据日本京都纤维大学布目顺教授在《纤维考古学》一书中说,公元前3世纪倭国由绳文时代进入弥生时代时,越人迁徙到日本,就可能把中国的农耕文化、稻种及养蚕技术传到日本。布目顺教授将北九州出土的弥生时代后期的丝织物,用现代考古写真对比的方法与中国出土秦、汉、魏、晋、南北朝的丝织品文物作对比研究,发现品质完全一致,证明日本弥生时代后期的蚕桑丝织工艺,确实来源于中国江浙一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