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强辩无奈书生累


□ 李 镛

  《山西文学》关于郑振铎《纫秋山馆行箧藏书》讨论,已引起文化界和读者的极大兴趣,我脑海里的兴奋点也被激活。读了2007年第4期励俊《给韩石山先生的公开信》,不尽哑然失笑,亦意料之中。奉劝先生稍安勿躁,静候黄裳答辩和沈君续文。
  《山西文学》勇于刊载沈文,还原历史面貌,在全国文艺刊物中实属凤毛麟角,令人敬佩。老黄迷沈鹏年以平和心态,道出争端原委,绝非只为讨回公道,是对历史和读者负责使然。
  
  “老朋友”落井下石
  
  众所周知,我国第一本《鲁迅研究资料编目》作者沈鹏年,是1940年代参加革命、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文化工作者。继十年动乱,近年他又屡遭诽谤,作俑者就是承袭了“文革”中残酷迫害干部群众的打手遗风的陈漱渝、陈福康。二陈倚仗有利的地位、权势,傍上并利用唐瞍谎话,恣意捏造种种谣言,极尽诬陷之能事,以达到妒贤忌才,无耻炫耀自己专家学者名声的卑鄙目的。2006if-12月《山西文学》刊载的拙文《唐弢的人品和文品》,就是基于义愤,为老友打抱不平的。二陈劣迹,方便的时候,我将以大量事实据理驳斥。
  出人意料,与沈交游60年的朋友黄裳,在“心病”驱使下,附和陈福康“身败名裂”的叫嚷,在致《嘉兴秀州书局简讯》(2004年12月9日)中,捏造事实,无端攻击沈。陈福康如获至宝,将其作为“铁证”,纳入他的烂文《造伪饰诈,不容于世》(《中华读书报》2004年12月29日)。
  60年前,唐弢热心设家宴,沈黄订交,浸润书林,走马文场。尽管物是人非,一度相忘于江湖,终究友情难忘,经济上沈也倾全力支援。十年动乱中,因黄裳的交代,沈几陷绝境。在极其艰难困苦险恶的环境里,沈保存了大量黄裳旧著和报刊剪辑。1980年代,重印黄裳旧作,《金陵五记》、《关于美国兵》等,均是沈提供原始底本,黄也表示了衷心感激之情。
  黄附和陈福康的“奇袭”绝非偶然,恍惚中当年《纫秋山馆行箧藏书》事涌上心头,置友情不顾,落井下石,妄图乘沈“身败名裂”缓和内心不安。对此,沈忍无可忍,成为讨回公道的直接动因。
  
  黄裳究竟买了什么书
  
  沈黄两人的文字记述:黄裳以抢救郑振铎《纫秋山馆行箧藏书》为借口,向朋友沈鹏年借了黄金、银元、布匹。沈为此倾全力向亲属、朋友、同事筹借。此事大家绝无疑义。黄裳暗中以此款购了文海书店内嘉业堂散出的古籍。时间是1949年2—5月间上海解放前夕,这有郑振铎之子郑尔康的回忆史实为证。黄裳对此多次在文内记述,影影绰绰,闪烁其词,忽而宋版十种,忽而又说明抄本,购书款忽而黄金银元,忽而法币金圆券,使人如堕雾中。
  我想,黄裳早已承认筹款购买郑藏书是办了一件“荒唐事”。也说过买的书实际上是《东坡后集》等宋版书。将黄裳购书时间挪到1948年,忽悠读者,实不应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