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43年上海文学的几副面孔


□ 李相银

  站在1943年的年头回眸过去的一年,1942年上海文学的惨淡境况令人不胜唏嘘。“孤岛”沦陷后,上海的文学中心地位随之下降。1942年的上海文坛虽有诸多努力,但一年下来,文学的面貌依然乏善可陈:通俗文学领地中除《小说月报》与《万象》可圈可点外,《乐观》与《万象十日刊》已经停刊。虽说《古今》、《杂志》的先后创(复)刊显示出了新文学的复苏气象,但其敌伪背景却令其一时间难以获得普通读者的认可。年底创刊的《大众》以“永久的人性”为标榜给读者带来一些亮色,却仍旧改变不了岁末年终文坛盘点时的冷清孤寂。相比之下,1943年的上海文坛显然热闹许多。刚进入1月份,便有喜事临门,年前被日寇抓捕的周楞枷不仅重获自由,还为读者贡献了一份新刊《万岁》。新年的“开门红”预示了1943年上海文坛的喧闹,随着《紫罗兰》、《风雨谈》、《人间》、《春秋》、《天地》、《天下》、《文协》等10余种文学期刊的相继创刊,上海文学的面孔不再苍白,沉寂了一年的上海文学开始焕发出勃勃生机。
  
  一
  
  1943年初的上海文坛,最惹人注目的莫过于《古今》一周年纪念专号的出版。从初期的惨淡经营到获得读者认同,《古今》创办人朱朴与编辑周黎庵颇为欣慰。为了答谢诸位朋友的支持,继续扩大《古今》的影响,朱朴与周黎庵于1943年3月推出96页的《古今》周年纪念特大号,篇幅比平时足足多了两倍。
  纪念号上除了汪精卫、周佛海、赵叔雍等伪政府官员的文章外,北平、南京与上海等地的文人雅士也珠玉纷投,瞿兑之的《〈宇宙风〉与〈古今〉》、谢兴尧的《〈逸经〉与〈古今〉》、纪果庵的《〈古今〉与我》、徐一士的《〈古今〉一周纪念赘言》、文载道的《借古话今》、予且的《我与〈古今〉》、冯和仪的《〈古今〉印象记》与柳存仁的《年年有个三月三》等佳文纷呈,共同搭建起为《古今》祝寿的欢乐舞台,一时间很是热闹。众人在文中回顾了《古今》创刊一年的种种表现,对《古今》的文学追求进行了诸多褒扬。瞿兑之认为《古今》“绚烂之极,归于平淡”,谢兴尧则认为《古今》“扫除滥调,独创新格,故能得大多数之同情爱护,而为士林之精神食量。”众人固有为《古今》捧场之意,但作为学者名流、行家里手,其评价却大抵中肯实在,并无多少虚夸之词。
  以上所提及的诸位作者再加上梁鸿志、龙沐勋、周作人、沈启无、陶亢德、黄裳等,基本上就是《古今》的写作班底。端详《古今》作者群,发现若干大小汉奸厕身其间,则不免令人尴尬。事实上,《古今》作为纯文艺刊物,并非汪伪当局的政治文化宣传工具。剔除《古今》中或显或隐的汉奸言论与媚日文字,《古今》指涉现实政治的文字并不多。否则就不会有人说《古今》“偏重于风土人情、文献掌故”多“怀古感旧、谈狐说鬼”了。撇开复杂的政治因素与道德谴责,回到文学场域中品评《古今》,不难发现置身于1940年代初通俗文学喧哗声浪中的《古今》,是一种独异的存在。作为一份严肃冷静的高雅读物,其“格调高古、掷地作金石之声”,是上海沦陷时期惟一不与通俗文学合流的文学期刊,其谈古论今的小品文融知识性、趣味性于一炉,表现出了“高蹈”的文学姿态,传承的乃是五四“言志派”散文的文学观念,这使其成为1943年初五四新文学在上海沦陷区延续的重要血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