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审美·资本·日常生活——评周小仪《唯美主义与消费文化》


□ 胡亚敏

法国批评家法朗士曾说,批评是“灵魂在杰作中的冒险”,静下心来几度阅读《唯美主义与消费文化》(以下简称《唯美》),确实有一种思考和对话的快乐。该书的价值不仅在于揭示了唯美主义的消费性质,更重要的是它提出了一些当代社会审美文化中需要进一步探讨的问题。应该说,该书所持的批判性立场和表述的基本观点笔者大都是赞同的,不过,任何评判往往包含着某种悖论的价值观念,而审美王国里那些诱人的问题多存在着康德所说的“二律背反”,远非仅靠审视或批判就可以解决的。经过数月思索,笔者梳理出几个问题,并在自我论辩中产生了一些新的感悟和认识。

一、审美与资本

《唯美》一书明确地告诉我们:“唯美主义并非人们通常理解的那样一尘不染,纯粹是象牙塔里的制作。相反,唯美主义十分贴近生活,十分通俗,也非常时尚。”(周小仪:《唯美主义与消费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1页。以下引文凡出自该书者均只标注页码。)在书中作者用大量事例说明了唯美主义与消费文化的内在联系,并运用当今西方批判理论和消费文化理论,揭示了这些审美活动背后资本的运作和控制的实质。作者认为,资本对审美的渗透和同化不仅使审美丧失了传统美学的救赎功能,而且使其成为一种机械的和毫无精神内涵的形式,进而指出,“审美与资本的结合导致人的感性的物化”(第252页),特别是随着资本主义全球化扩张,资本在社会生活中全方位的渗透,甚至已延伸到对心理和感性的殖民,审美活动“变成控制人的感性存在的一种有效方式”(第233页)。由此,作者断言,用一种肯定的态度对待审美和艺术是一种危险的意识形态,因为各种形式的审美理想所掩盖的不过是人与人之间的物化和权力关系,“在当代社会条件下,无论是纯粹艺术还是日常生活中的艺术形象,总是以美丽诱人的方式遮蔽了资本扩张所造成的感性物化这一残酷现实”(第20—21页)。
应该说,《唯美》一书在揭示资本对审美活动所造成的弊端这方面是较为深刻的,作者清醒地认识到消费文化日益扩张的趋势。但是,我认为,依据历史的观点,将审美与资本的关系置于当今社会的全面革新中加以评价,才能够得出不尽相同的结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资本主义时期艺术生产的分析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范例。马克思一方面通过对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规律的考察,指出资本主义把艺术家变成了“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使艺术家的创作屈从于市场的需要和指令,造成艺术与资本主义生产“相敌对”;另一方面,他也看到了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巨大的历史进步。随着生产关系的革新,此前社会形态中的人身依附关系不复存在,艺术家获得了相对的独立性和创作自由。由此,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深刻地揭示了资本主义时期艺术领域中丧失与进步、沦落与普及并存的辩证发展进程。
事实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将审美与资本完全分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审美活动大都以资本为后盾,并受到资本的控制,但反过来这种结合又构成了审美的基础和条件。从历史上看,审美与资本的结合在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之初就已出现,失去宫廷和贵族呵护的诗人要生存,就不得不用自己的劳动“直接同资本交换”。而现代性所标榜的专业分工和艺术自律的概念,实际上也暗含了交换的概念,因为“分工”和“自律”都需要依靠文化市场来运作。由于市场规律无所不在,审美创造者即艺术生产者,多半只能把这种美的创造当作谋生手段而不是目的,只有少数伟大的艺术家才可能“不把自己的作品看做手段,作品就是目的本身……在必要时作家可以为了作品的生存而牺牲自己个人的生存”。审美与资本的结合在艺术品市场上表现得非常明显,杰作的价值往往借助市场价来体现,而那些特殊的艺术门类如雕塑、建筑等则直接与资本挂钩,它们的整个创作活动都离不开相应的物质材料。由此我们发现了一个以往研究中忽略的事实:传统美学所追求的超功利的境界只是隐去了审美的物质条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