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陌生女孩的来信


□ 梁晓声

笔耕不辍,久栖文坛,很是收到过一些陌生人写来的信。当弃则弃,应留则留。竟渐渐的由欣然而淡然而漠然。有时,那一种无动于衷,连自己都深觉太愧对认认真真给自己写信的人们了。
但是近日收到的一个陌生女孩的来信,却使我不由得细读数遍,心生出几许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感动。那是一封几经周转的信。信封上的字迹和信纸上的字迹不同,一看就知非是一人所写。然都是很稚拙的笔触。
下面,便是那一封信的内容:
尊敬的作家先生:
我是一个女孩子。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子。除了年龄的资本,我再没有任何先天的或者后天的资本。既(当为即,她写的是白字,我将一一替她改正。)使我的花季,那也不过是很不显眼的花季。好比我的家乡的山上和乡路两旁一年四季常开常谢的小野花。开着没人赏,谢时没人惜的。现在,我是深圳的一个打工妹。深圳满街都是我这种年龄的小打工妹。我们外省的打工妹特别感激深圳。这一座和我们年龄差不多的城市,对我们很包容。它给我们打工妹的机会,似乎也比别的城市多一些。这是我们的认为。它不允许比我们强的人歧视我们。这是我们最感激它的方面。我们小小年龄,背井离乡,哪一座城市不歧视我们,我们自然就觉得它比别的城市好。
对不起,我扯的太远了。我给您写信,不是要谈深圳的。我也不是要在这一封信中谈我自己的。关于我自己,我前边已经写得很明白了,实在没什么好谈的。而且呢,我也不是你们作家亲(青)睐的什么文学女青年。我向您老老实实的承认,我没读过您的任何一本书。连一篇小说或者一篇文章也没读过。有一个星期六我和我的三个表姐一个表哥又在我们的小六姨家相聚,一边嗑瓜子一边闲聊。瓜子下边铺着一张旧报纸,那上边有个介绍您的报导,还有您的照片。我们的表哥看了一会儿,指着您的照片说:“哎,咱们就给他写信怎么样?”我们早就想给一位作家写信了。我把那篇报导大声读了一遍,我的二表姐和三表姐就都说:“行!”只有我的大表姐表态表的不那么痛快。她嫌您太老了。而且呢,也看不出一点儿好风度。您真的是照片上那样子吗?还是为您照相的记者成心把您照得那么难看?依我的大表姐,希望能有一位好风度的作家读到我们的信,还得是男作家。我们就都为您争取她同意。我二表姐说:“已经是男的了,将就点就是他吧!”我三表姐说:“有人不上相,也许本人没那么怪模怪样的。”我的表哥说:“我主张将就。”结果,就由我给您写这一封信了。相对来说,我比表姐表哥们多读了一二年书。字也比他们写的强点儿。我是学酒店服务的中专毕业生。
梁作家,如果您正在看这一封信,那么现在您应该了解了,这是一封代表五个人写给您的信。我们的关系是表姐妹兄妹姐弟的关系。我们的母亲们那当然就是亲姐妹了。她们有一个妹妹,就是我们的小六姨。我们正是为我们的小六姨给您写这一封信的。她已经三十六岁了,还没结婚。不过您千万别误会,我们可不是在替我们的小六姨向您征婚。我们的小六姨她是个美人儿。除了肤色不怎么白,哪哪儿都够美人儿的标准。请您注意,是不怎么白,不是黑。那可是有大区别的。再者说了,在外国,美人儿不怎么白才更美。这一点您肯定知道的吧?强调一遍,您千万千万别误会。您和我们的小六姨,哪一点儿都不合适的。直说了吧,不般配。您对于事实可别生气啊!何况那报导中说您已经有老婆了。
但您还是没明白我们为什么给您写这一封信是吧?作家不是整天不是写就是看的吗?如果您已经在看着了,那就有点儿耐心,接着往下看吧。越看,自然越明白。连我写的人都不怕白白浪费了时间,您看的人,还不得沉住气,对了,还没说我们的姥爷和姥姥呢。不说说,您是难以明白的。
我们的姥爷和姥姥,一个七十八了,一个七十五了。七十八的姥爷身体仍很棒。七十五的姥姥,这几年开始常闹病了。他们是农民,我们的家乡在四川山区。姥爷和姥姥,看来在计划生育方面是反面典型了。他们居然生了六个女儿。是不是太能生了?我大表姐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大姨妈,今年都四十七了。我们的爸爸妈妈,至今也都是农民。从我们开始,姥爷和姥姥的后代,才是有初等文化的人了。这要感激我们的小六姨。我们都能上得起学,完全是她一个人供的。
我们的小六姨,她生下来不久,送给别人家了。自己家孩子太多了,又都是闺女,干不了重活,姥爷姥姥感到是负担了。也幸亏小六姨被送给别人家了,那使她初中毕业以后,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省卫校。从省卫校毕业后,她分配在省城一所大医院当护士。没几年又当上了一个病区的护士长。是最年轻的一个护士长。那一年她回老家探家,她的养父母就告诉了她一般都尽量隐瞒着的真相。冲这一点,她的养父母也该算是很好的人,是吧?她就去到我们那个村子,探望了我们的姥爷和姥姥,也就是她的亲父母。接着,又一一去探望她的五个姐姐。我们的小六姨,她进一家门哭一次。我们的姥爷、姥姥和我们的母亲,心里就都特别的内疚,尽说些女儿妹妹对不起的话。小六姨却哭着说:“爸爸妈妈姐姐们啊,我不是怨你们呀!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你们的日子会过得这么苦这么难!这可叫我怎么办呢?……”我们的小六姨,她离开家乡时,一脸的愁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