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怎样才能多写一点点


□ 古 耜

散文:怎样才能多写一点点
古 耜

进入一九九○年代,纯文学大潮虽然渐趋沉落,但是,多种形式的泛文化写作凭借高度发达的信息传媒,却获得了极大繁荣。在这急剧的变化中,散文作为一种较少形式感和技巧感的文学样式,很自然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从作家到作品的数量扩张,直至酿成了散文领域整体上的供大于求以及良莠不齐。面对铺天盖地且亦清亦浊的散文浪潮,尽管不断有人发出“能不能少写一点和写好一点”的呼吁,但事实上,过剩的散文数量和失衡的散文质量不但没有得到改观,相反,它利用人们在商业社会和信息时代每见的急功近利与心浮气躁,逼着作家不得不做出一种主观上未必情愿,但客观上又只能如此的选择:在尽可能讲究作品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注重作品数量。即凭借有一定数量当然也有一定质量的作品,先吸引读者的目光,打通接受的通道,然后再展示作品的全部意义、魅力和精髓。因为只有这样,作家笔下的优秀作品才有可能最终从大量的平庸之作中脱颖而出;否则,胶柱鼓瑟地理解散文不可能多写的观点,满足于吉光片羽,断鸿零雁,那么,再好的作品都难免被浪涛叠逐的散文潮水所淹没。
也许正因为如此,近些年来,国内散文家普遍加快了写作速度和发表频率,这固然催生了若干平庸之作,但也毕竟成就了像李国文、韩少功、周国平、毕淑敏、王开林这样一些有质有量且广有影响的散文家。这又给散文界留下了另一种启示:面对今天全新的语境,散文家只要保持认真和节制的创作态度,悉心研究艺术规律,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便有可能实现注重质量前提下的相对多产。
当年,孙犁在指出散文不可能多产的同时,还顺便说明了这种不可能的原因,大意是:散文创作离不开作家的经历和阅历。而经历和阅历对于任何一位作家来说都是有限的,在这种情况下,散文怎能无限制的多产呢?应当承认,孙犁的说法是有道理的,散文确实无法在远离作家经历和阅历的情况下做天马行空状。但是,这种说法也不是没有可探讨的余地。因为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散文创作固然需要从作家的经历和阅历出发,但却决不是对这种经历和阅历的照相式复制,而是作家用特定的思想、观念和认识去拥抱或撞击这种经历与阅历的结果。这里,作家的主体素养和主观能动性十分重要。换句话说,在作家那里,经历和阅历或许是被动的、有限的,但用来观照这种经历和阅历的精神与知识的力量,却是主动的、无限的。一个作家如果具备了丰赡而强大的主体世界,那么,他就有可能从既定的经历和阅历中发掘出更多的、一般人看不到的有价值的东西,从而在创作数量上自然而然地达到一个相对的高度。关于这点,史铁生为我们提供了颇具说服力的证明。这位文坛公认的优秀作家,因病魔而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他的全部经历和阅历都局限在一个狭小单调的范围内,然而,凭着精神的丰富和心灵的多思,他却对有限的经历和阅历进行了深入拓展,从而写出了一系列质量绝对上乘、数量也不能算少的散文作品。正因为如此,我们说,作家要想多写一点散文,就必须首先努力充实和提升自己。而要达此目的,最有效的途径恐怕只能是广泛阅读,亲近经典,因为用法国文论家圣·佩甫的话说,是“真正的经典作者丰富了人类的心灵,扩充了心灵的宝藏,令心灵更往前迈进了一步,发现了一些无可置疑的道德真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