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Going Solo.达尔独闯天下


□ 木秦

  文/木秦

  《独闯天下》

  英国 罗尔德·达尔著

  徐朴翻译

  明天出版社

  1938年秋天,达尔还是个年轻小伙子,《女巫》、《世界冠军丹尼》、《查理和巧克力工厂》这些让孩子们尖叫的迷人书,都还没在他的笔下写出来。那年轻的达尔在干什么呢?他的早年经历也相当地传奇。

  他远渡重洋,先为英国的一个公司工作,在非洲!然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他报名参军,成了威风凛凛的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一离开英国,怪事奇事就发生了。首先在去非洲的船上。达尔的同行旅伴们的古怪行为,让他震惊了。他说,这是他遇见过的最最疯狂的人类。

  怪人一,特雷佛西丝小姐。她对船上的怪人不以为然:“当人们在非洲住久了,就会变得傻乎乎的,那里实在是太热了!”说这话的时候,她正在吃一个橘子。值得注意的是,她并不是用通常的方式在吃那个橘子。她用刀子和叉子在整个橘子上做一系列的切皮动作。她用刀子尖和叉子尖剥下八块橘子皮,再把橘子切成一片片后,这才慢慢地吃起来。

  “你总是这样吃一个橘子吗?”达尔问。

  “那当然!我从不用我的手指接触任何吃的东西!”特雷佛西丝说。

  从她二十二岁以后就没接触过。特雷佛西丝小姐的理由很充分,手上充满了细菌,手指是讨厌的脏东西!手指是人体的园艺工具,就是人体的铲子和叉子,你居然把它们伸进每样东西里!

  “脚趾头还要糟糕!”她突然大叫,“它们是人类身体上最最令人作呕的部位!”

  可是人并不是用脚趾头吃东两!

  “哼,它们像是从你的脚里爬出来的小毛毛虫,我讨厌它们,恨它们!看一眼都受不了!”

  那你怎么剪指甲呢?这时达尔心不在焉地拿起一个橘子。“别,别,”特雷佛西丝都发抖了,说,“你要剥,一定得用什么东西!”

  仅仅特雷佛西丝就让你笑了起来,那后面的怪人还要多。最怪的是达尔的同屋,U.N.萨弗雷,一家印度棉纺厂经理。一开始达尔没发现他怪。某天晚上吃晚饭前,达尔在床上半眯缝着眼,萨弗雷把手指头伸到防潮旅行袋里,从一个小纸盒里蘸了点什么,小心翼翼地撒在晚礼服的肩头上。那是一小撮白色粉末。这个人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往晚礼服的肩头撒一些白色的粉末呢?等他走了。达尔跳下床来,打开了他的旅行袋。那只小纸盒上写的是“泻盐”!真是让人难以解释。

  晚餐时候,达尔一直盯着萨弗雷看,他肩头上的小小白色粉末看得很真切。有趣的事情发牛了。萨弗雷用手掸起他肩头的泻盐来。他的动作很夸张,同时还扯大嗓子说:“讨厌死了的头皮屑!谁知道治头皮屑的良方?”

  总有百把次,达尔跟自己说,他们全都彻头彻尾地怪,一个也不例外,可是现在他开始觉得,萨弗雷可能在这方面把大家都打倒了。二天后,这事儿有了答案。达尔换过衣服到甲板上等吃饭,才想起自己没带烟斗。他打开舱门的时候,一个陌牛人坐在萨弗雷的铺位上套衬衫。那人发现来人,一声怪叫,好像一个爆竹炸在了裤子上。“你没有权利再回来!你说过你已经完事啦!”他的头上一根头发也没有,像个成熟的粉红色桃子。“你一定以为我疯掉了,你给我发誓,今天看见的决不告诉任何人。”他的背后,古怪的黑皮盒子里,放着不止三个假发,像几个黑色大刺猬。

  达尔只好同意了。

  萨弗雷说,他是为了谋生起见。他工作的公司,都是锡克族人。对锡克族人来说,头发是一种宗教信仰,他们从来不剪头发,锡克族人不尊敬没有头发的人。要使锡克族人相信萨弗雷的头发是真的,他可动足了脑筋。比方说,如果他有头皮屑,就没有人会怀疑他没有头发了。那为什么在这条船上还这样做呢?萨弗雷诡异地说,你永远无法弄清楚准躲在角落里!他经常带着四顶假发。头发总要长的呀!每个星期,他都戴一个长一点的假发。等到戴了最长的那个怎么办?他就会问一声“周围有什么理发店吗?”然后再重新再来一遍。但是前面已经说过了,锡克族人不剪头发,而且萨弗雷只问欧洲人这个问题。所以你看,这个人真够蠢的。

  这就是U.N.萨弗雷的故事。在非洲的故事充满了迷幻和热带色彩,达尔跟蛇、狮子还发生过许多故事。后来,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达尔就参军了,他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汉,得保护祖国不是嘛!

  接下来看看男子汉达尔是怎样迎战敌机的。在他上天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从没打过仗,真是一个菜鸟。

  德国人在希腊有一千架飞机。达尔的国家,英国,只有十五架。你可以算一下,多少架对一架!

  哈尔基斯后面的大山黑黑的都很荒凉,而且高高低低相差很多,那些德国人径直飞在群山之中,飞得比山顶低了许多。我跟在他们后面,有时候我们飞得十分贴近峭壁,我能看到受惊的秃鹰在我们呼啸而过的时候,纷纷飞散开去。我还咬住他们在紧紧追赶,当我追到逃兵后面大约两百码的时候,六架JU88六个后炮手全都开始向我射击。正如大卫·科克警告过我一样,他们用的是追踪弹,六个后炮塔里,个个射出一束明亮的橘红色的火焰,向我扑来……在它们向我喷来时,我还能看到它们在空中有点弯曲,可紧接着它们突然像焰火似的闪过我的机舱。

  这个时候我刚刚开始明白,作为一个飞行员,驾驶战斗机发动进攻,我让自己处在了最最糟糕的境地。可正在这时,两旁大山与大山之间的通道突然变得狭窄了,那六家轰炸机不得不首尾排成一条线飞过去。只有最后一架可以向我射击。情况好多了。现在只有单单一条橘红色子弹的火线朝我扑来。大卫·科克曾经说过:“打掉它的一个引擎”,我轻轻摇动我的飞机,再靠拢一点,设法让轰炸机右舷的引擎进入我的反射镜。我瞄准引擎前面一点的地方,按下按钮。当机翼上的八门白朗宁机关枪同时开火的时候,我的飞机有点抖动。一秒钟以后,我看到它的金属引擎罩上有一大块东西,大小跟餐盘相仿,飞上了天。天呐,我想,我打中了它,我真的打中了它。接着从它的引擎里冒出了滚滚的黑烟来。

  你现在知道达尔的书为什么让人着迷,他怎么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了吧?因为他年轻的时候经历很多让他难忘的事情,碰到那么多怪人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Going Solo.达尔独闯天下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