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笛道人杨维桢


□ 刘长春

说到杨维桢(一二九六~一三七○),更多的人称道他的是诗文。他写得一手好文章,誉为“如日月之丽天,江河之行地”,宋濂从文学史着眼,肯定他是元之中世的“文章巨公”,他的诗也写得好,以口语,通俗语入诗,名擅一时,人称“铁崖体”。读《铁笛道人自传》,又知他善音乐,铁笛横吹,“奇声绝人世”。一个多才多艺的人。现在,我又要告诉我的读者诸君,他还写得一手惊世骇俗的好字。
杨维桢在中国书法史上是一个并不引人注目的人物。元代史料上几乎没有关于他善书的记载,他死后的六百余年间欣赏者亦寥寥无几。人们疏远他、冷落他、抨击他,可以找到很多很多的理由,这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但是,一旦接触了这个人和他的书法,那感觉真的是像忽然触电似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痛苦的视觉化了的艺术,却是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
古人学书,强调循序渐进、沿流讨源;又强调志气平和,心闲手追。法则、规矩也来得多。结字有三十六法、七十二法,用笔有方圆、行留、曲直,又有逆入平出等等。杨维桢却大异其趣,高唱反调。他抓起笔来,似乎不假思索地信笔写去。一落笔,却把章草、楷书、行书三种不同的书体和笔法揉在了一起,然后东一榔头西一棍棒,一路夺围,如入无人之境。落实在纸上的形态是乱头粗服的狂放,点画之间一副狼藉,早已远离珠圆玉润。布局散乱,字形大小悬殊参差不齐,似成无序状态。施墨,或一浓到底,黑云压城欲摧;或浓浓淡淡,浓时,团团黑,淡时,笔笔枯。什么“气脉连贯”,靠边站,什么“应规入矩”,用不着;什么“沿流讨源,见过于师”,废话一堆。所谓的秩序,应该这样而不应该那样,在他的笔下早已被拆散打乱;所谓的和谐,应该那样而不应该这样,在他的笔下也荡然无存。只见他笔挟天风海涛而来,又携满地狼藉而去。纸尽,却意犹未尽。用诗人的比喻来描写,同蛇一起爬行,同豹一起吼叫,同海豚一起跳水,同兀鹰一起翱翔……
一个桀骜不驯的人,一种惊世骇俗的字。
试问:晋、唐、宋、元以来,有人写如此怪诞诡异之字的吗?
没有。
没有的,有了,也就具备了里程碑式的意义。因为“艺术里,具个性的便是美的。”(罗丹语)
回过头来说书法史上的往事。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到了元代的赵孟頫,差不多没戏唱了。于是,他举起了复古的旗帜。复什么古?复晋人之古,也即二王(王羲之、王献之)的体系,强调用笔的规范、结体的匀整,要求“惟精惟一”。在他的影响下,元代书法家中的鲜于枢、康里子山、张雨等等,无不以追摹二王为能事,并形成了鲜明的时尚化倾向:秀美、平正、均匀化。法古而泥于古,丢失的恰恰是二王生气勃勃的创新精神。
杨维桢之书的冒出,犹如异峰突起。他,作为体制和主流文化背景双重压力之下的一个艺术叛逆者的形象,让人肃然而起敬。
杨维桢在《铁笛道人自传》中说自己:“泰定间以《春秋》经学擢进士第,仕赤城令,转钱清海盐,皆不信其素志,辄弃官。将妻子游天目山,放于宛陵、毗陵间。”又说:“晚年,同年友有以遗才白于上,用玄纁物色道人五湖之间,道人终不起。”这两段话实在是自鸣清高,好像是他也有五柳先生的风采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而放浪于山水间似的。尽信书,则不如无书。《铁笛道人自传》其实是有着许多“虚假”的成分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