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莽的新衣(上)


  

  郭文峰

  今天,我的心情很坏

  今天,我的心情很坏,不是小坏,而是大坏。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心如死灰。

  为什么?

  如果你被十几万如狼似虎的乱民团团围住,而你身边却只有一千多随从的时候,你也会如此绝望的。

  我,堂堂的新朝皇帝,如今就处于这种四面楚歌的境地。现在是公元23 年十月初三,我躲在京城长安未央宫中的沧池渐台上,全身瑟瑟发抖。

  沧池是未央宫西南的一个人工湖,渐台是湖中的一个小岛,上面建有亭台楼阁,平常是供我休闲娱乐用的。未央宫被乱民攻破后,我躲到了这里,企图借着湖水阻挡乱民。外面喊杀声震天动地。站在渐台向外望去,湖岸边挤满了叛军,许多人正划着小船向渐台逼近。他们举着刀枪棍棒,嘴里不停地呐喊着—

  “杀杀杀!”

  “杀死王莽!”

  “杀死暴君!”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心乱如麻。

  15 年前,就是这些人,把我当成他们的大救星,一次次地请愿,一次次地哀求,甚至一哭二闹三上吊,用尽手段,把我推上了皇帝的宝座。公元8 年12 月,我顺应民意,即位新朝皇帝的时候,那真是举国欢庆,万民欢呼。

  冲在最前面的小船上,站着一个胖嘟嘟的人,我认出来了,这是一个商人,叫杜吴,当年推举我当皇帝的时候,他是吆喝得最卖力的一个。

  可如今,恨不得剥我的皮、抽我的筋、置我于死地的,还是这些人。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是我不明白,还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我痛苦地揉着脑袋,回顾我这如同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的一生。

  孤儿的逆袭

  公元前45 年,我出生于西汉末年的王氏家族。我们王家可是当时权倾朝野的大家族,我姑母王政君是掌握大权的太后,我家先后有九人封侯,五人担任大司马。可以说,整个西汉除了当皇帝的老刘家,就属我老王家最威风了。

  我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官二代、富二代。

  可我总觉得我享受不到王家的荣耀。因为我是老王家里最倒霉最悲催的一支。很小的时候,我老爸王曼和大哥王永就死了。我成了一个孤儿,就像老王家院墙根下的一根狗尾巴草,没人疼,没人爱,有时候还会被表兄弟踩几脚。身为官二代、富二代,我的表兄弟们最拿手的就是斗鸡遛狗,走马博戏,花天酒地,吃喝玩乐,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你说什么?读书?等哪一天想起来了再说吧!

  只有我是个例外。

  每天,我都会按时到儒家大师陈参那里学习。我学习十分勤奋刻苦,从来不旷课,更不早退,孜孜不倦地读书。几年后,我便把《易》《诗》《书》《礼》《春秋》等儒家经典背得滚瓜烂熟,熟读于心,成为人人称赞的三好学生,但三好学生并不是我追求的终极目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探索历史》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探索历史 Tags:王莽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