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饮酒》诗看陶渊明坚定的人生与精神归宿



  一、陶渊明在《饮酒》诗中表现出任真自得之性
  
  诗人《饮酒》组诗中描写了自己的隐居生活。与动乱的社会现实相比,诗人的内心是任真自得,生活虽有清苦但却闲静安逸。
  故人赏我趣,挈壶相与至。班荆坐松下,数斟已复醉。父老杂乱言,觞酌失行次。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 ——《饮酒》其十四
  这首诗就是讲隐居后故人来访共同饮酒畅谈的乐趣。陶渊明隐居后,偶尔有志趣相同的朋友来拜访是一件乐事。陶渊明的自然之性使朋友们也不必客气和拘谨,只要带上他最爱的酒就可以了。“班荆坐松下”中“班荆”出自《左传•襄公二十六年》:“班荆相与食,而言复故”。老朋友遇见了,找一些干草铺在地上,坐在上面吃东西、聊天就好。所以,陶渊明是这样一份对故人的情趣,大家在喝酒中逐渐放松,在很多场合不敢说的话也可以放开谈论。在喝酒时体现出朋友间的友谊和情趣是那么难得和可贵,那时候是“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诗人认为人之所以有许多烦恼,是因为“我”字当头,把“我”看得很重,心里就有许多人我利害的计较。如果把“我”字放下,以“道”的眼光来看外物,就会觉得那些外物的贵贱得失都是无所谓了。也正是因为饮酒,在沉醉的世界中,一切物我的计较、烦恼都变得很远很远,所以这才是饮酒的最高境界。
  但是,诗人的隐居生活中很多时候还是落寞的,朋友不常来,因此只能劝慰自己,因此,有了下面这首诗:
  贫居乏人工,灌木荒余宅。班班有翔鸟,寂寂无行迹。宇宙一何悠,人生少至百。岁月相催逼,鬓边早已白。若不委穷达,素抱深可惜。——《饮酒》其十五
  诗中前四句:“贫居乏人工,灌木荒余宅。班班有翔鸟,寂寂无行迹。”的描述同他的另一首诗中:“穷巷隔深辙,颇回故人车。”(《读山海经》其一)的意思是一样的。因为他选择了隐居种田,离开了他所属的社会阶层,家境贫困住的偏僻,所以,没有交际,也很少有人来看望他。陶渊明看着那些“翔鸟”反衬出他内心的寂寞。但是陶渊明的高明之处在于他能够从宇宙无限与人生短暂的对比上得到超脱,他没有迷失自己,在他意识到自己已经白头,人生的时间更加的短暂时,他要的是心灵上的平静与解脱,他必须放下以前的政治理想,只能做一个“欲有为而不能者也”(《朱子语类》卷一百四十)安贫乐道,独善其身。
  陶渊明隐居后,在落寞的时候除了在自己房屋周围踱步思考之外,他还会接受自然的馈赠,感受心中的真义: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饮酒》其七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饮酒》其五
  这两首诗写的都是诗人隐居生活中的一个片段,诗句“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中的“独”、“自”衬托出他在生活中那种幽微深细的感受:一个人喝酒,喝完了再自己倒上,是一种在自得的喜乐和孤独的寂寞结合起来的感情。“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也非常直白的写出他居住的地方远离闹市,周围安静且没有人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