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金致杨苡一封书简的笺注


□ 汪成法

《文汇读书周报》2004年11月19日头版头条以《杨苡先生供本报独家刊发巴金书简,披露巴金1985年答新华社记者的几句话》为题发表了巴金先生致杨苡先生的书简五通,标题中所提到的是其第一封信。这封信的全文如下:
静如:
信收到。《雪泥集》四册早到了。《勇敢些》读过,不错。我也写了“怀念从文”的文章,我觉得不及你。小林等着你的稿子。谢谢你告诉我罗荪的近况,看来这半年中他的病情并未恶化(,)可能会稳定一个时期。但设身处地多想想,就是这样稳定下去,也多么令人难过。他的今天可能就是我的明天,我怎么办?我打定了主意:再写点东西。能动笔时不要放下笔。
文代会开完了,有人说并未开得一团和气,倒是一团冷气。开幕前郭玲春两次打来电话要我发表意见,我讲了几句,都给删掉了。我讲的无非是几十年前开的“双百方针”的支票应该兑现了。没有社会主义的民主,哪里来的“齐放”和“争鸣”之类。花了一百几十万,开了这样一个盛会,真是大浪费。我的确感到心痛。
我不喜欢《家·春·秋》,它应当触及今天的封建主义,可是没有办到。
写不下去了。祝
好!
芾甘
十一月二十日
细读此信,我发现其绝对不可能是写于1985年,信中的好几处信息都显示出它应该是写于1988年。
首先,信的开头提到《雪泥集》,这是杨苡先生编辑的巴金先生从1939年1月12日至1985年9月28日之间写给她的六十封信的汇集,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5月出版。巴金所收到的四册《雪泥集》,想必是书出版后杨苡或出版社寄给巴金的。读这本1987年版的《雪泥集》,看不出有属于修订新版的痕迹。那么,巴金自然就不可能在1985年11月之前收到这本书,此信应该是写于《雪泥集》出版的1987年5月之后。
信中接着提到的《勇敢些》是1988年5月10日沈从文先生去世后杨苡于5月30日写成的悼念文章的名字,后来收入《长河不尽流——怀念沈从文先生》一书(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89年4月出版)。下面巴金所说自己“怀念从文”的文章,指的应该就是其《怀念从文》一文,因为除此之外巴金似乎没有写过其他的 “怀念从文”的文章。《怀念从文》是巴金当年9月30日写成的纪念文章(收《再思录》,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因而此信必然是写于1988年9月之后。
如果前面的推断不错,信的第二段提到刚刚开完的“文代会”,指的就一定是1988年11月8日至12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五次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代表大会。巴金对新华社记者郭玲春说的话不知究竟有多少给删掉了,但这封信所说到的“一团和气”一词却是见于当时的报章中巴金的言论。《文艺报》1988年11月12日第1版关于“文代会”的报导有这样一条短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