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些记忆是时间不能跨越的


□ 王妍丁

有些记忆是时间不能跨越的
王妍丁

这是一段已经封存了的故事。我一直不愿触摸它,不是我背叛了自己的记忆,而是因为疼。
那还是八十年代末,它到来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准备。
这之前,我对他并不陌生,因为他理科好,经常代表学校参加一些省市组织的数理化竞赛,因此,校广播站时不时就会报道他的获奖消息。我理科不好,属于那种一见数字就头痛型的,所以就特别羡慕和欣赏理科好的人。高三的时候,他因功课优秀被选为校学生会学习部长,我当时是校学生会文艺部部长。校团委和学生会干部开会的时候,我们就经常碰面。感觉他是个挺内向的人,不大爱说话。中等身材,戴一副眼睛,衣着干净朴素,一副书生气。我们平时没有多少交流,也没想过我以后的人生会和这个人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和一生都不能割舍的一段美丽而又伤感的结。开始多一点的交流应该是在他考取了一所外省的全国重点大学以后。他那时常给我写信,年节时寄张贺卡。信上说一些他和学校的无关紧要的事情,多数时候是他向我咨询一些关于如何组织、开展班级和学校的文体活动方面的事儿,因为他一入学就担任起了班长,系足球队队长,学生会副主席等职务。我每次都是很认真地复信,从“一二九、五四青年节、到十一、中秋、再到元旦”等一些校园文化活动的如何组织策划,都详细到了“一二三四”的步骤。我后来想,他这些“铺垫”,也许是他当时的一个小“计谋”吧。我当时对他绝对是“同学式”的纯粹的友谊,用同学的话说我是属于“开化”比较晚那一拨的,因为高中时,就有同学在悄悄恋爱了。而我却像个“革命干将”,每天风风火火地组织班级、学校的各种文艺活动,替老师检查同学晚自习,找“问题同学”谈心等等,那个时候,我肯定,每天需要我“操心”的事情,远比恋爱的事情重要得多得多。
我的内心变化来自他到外省去读书后的某个寒假,那是个特别难忘的日子。好多同学、朋友为庆祝我的生日,精心策划了一个生日晚会。那天到场的同学、朋友有几十个,这其中也有他。我们围坐在温暖的烛光里,喝着甘甜的红酒,畅谈分别后各自的情况,我们唱着歌,跳着舞,弹着吉他,一直闹到很晚,大家都觉得非常开心。散场时,他把同学都送走了,自己却悄悄留下来帮我收拾一屋子的“杯盘狼藉”。这之后隔了没几天,他妹妹来请我到他家里吃火锅(他上大学走时,他们班主任和他们班一帮同学和几个学生会的外班同学一同去车站为他送行,他爸妈妹妹都在场,因为他妈妈哭得很厉害,我当时安慰他妈妈,因此和他的家人都熟了),因不好意思拒绝,那天我便约了一个好朋友陪我一起去。回来的时候,好朋友半开玩笑地说,人家接待的“规格”可不是请一般同学,怎么感觉像在请未来的儿媳妇吃饭呀!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复杂呀,是不是过于敏感了?。好朋友说,什么叫我敏感呀,你没感觉不等于就没故事,你没发现这里面有好多细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