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千里送饭的好嫂娘


□ 王宗仁

刘翠从格尔木起程前往沱沱河时,天色刚放亮,积雪的昆仑山巅还挂着稀稀落落的几颗冰冷的星星。她想:路上顺当些,傍晚就能见到他了。但愿老天长眼,不要落雪不要下冰雹,助我一臂之力。
刘翠是沱沱河兵站站长陈二位的妻子,每月一次或两次上山给丈夫送饭已经成为她约定俗成的“家规”了。沱沱河兵站位于长江源头,唐古拉山下,距格尔木1080里,中间隔着昆仑山、风火山和可可西里草原。丈夫身为兵站站长按说吃不愁穿不缺,她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去送饭?
这是一个谁也改变不了的铁的事实:终年生活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公路沿线各兵站的军人们,几乎每个人都因为高山缺氧身上落下了这样那样的疾病。陈二位当然也不会例外。他1980年从陕西兴平市入伍后,1996年以前在汽车团工作,从汽车司机一直干到汽车连连长。1996年调到沱沱河兵站当副站长时,他已经143次翻越唐古拉山到过西藏。当时他的身体就因高山反应落了点毛病,头晕,因为不是经常犯病,他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使陈二位没有想到的是,他到了兵站后,没出半年,病情就加重了。还是老毛病头晕。有时他工作着突然眼睛一黑,就晕过去了。头晕的时间有长有短,短的十几秒就过去了,长则几分钟也过不去。犯病的时间也没规律,有时一天头晕一次两次,有时10天半月才犯病一次。他总是这样想,哪个在高原上工作的人能没反应?没啥了不起顶一顶就过去了。
现在,陈二位的高山反应在明显的加重。犯病后眼前发黑,天旋地转,整个身子像飞飘起来似的,两脚仿佛在空中悬着,一迈步就栽跟斗,随之而来的便是呕吐,头疼,四肢无力。一次,他犯病后头晕加头疼在床上躺了两天还没有熬过去,他便给在千里外格尔木的爱人刘翠打了个电话,告诉自己犯了病的事。刘翠在电话中听得出丈夫说话无力、声调很慢,就问他是什么时间得的这种病。他说少说也有六七年了吧!刘翠听了又着急又来火气,嚷嚷道:“你真浑!有高山反应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不给我说一声?我是个外人吗?”二位忙解释:“小翠,你别生那么大的气,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吗?过去我说了怕你操心,就隐瞒了。就算我错了还不成吗?”刘翠打断他的话,问道:这些天你都吃些啥?饭量好么?二位说:“什么也不想吃,每顿开饭时半碗稀饭几根咸菜都是硬塞进肚子里去的,没一点食欲。刘翠听了心疼的不行,二位有病又不能吃饭,这怎么能行!她对二位说:我给你做些可口的饭带上山去。二位本想阻拦妻子的行动,没想她已经把电话挂上了。
当天,刘翠把正在上小学的儿子委托给邻居照管,在格尔木路口拦了辆顺路的便车,就上山了。格尔木是青藏线上各兵站的大本营,因为线上海拔高,缺氧,严寒,荒凉,家属们难以长期居住,所以部队在海拔2800米的格尔木修建了家属院,军人的妻子带着孩子住在家属院。她们当中离丈夫最远的是1080里,只有遥遥相望,日夜思念。她们把这叫做“随军不随夫”。格尔木家属院里军人的妻子们夜夜望着勾在昆仑银峰上的残月,偷偷地咽下了多少相思泪!特别是她们听到隔壁的22医院又从线上运下来一个得了高山反应的重病号时,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里,不住地祈祷着自己的丈夫平安无事。经常也会有这样的噩耗传来:又有一个军人被高山病夺去生命进了昆仑陵园。每在这时候家属院里好几天都是静悄悄地变得鸦雀无声。不幸的事无论发生在哪一家,悲伤的气氛总是笼罩着整个家属院。......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