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丁香花开


□ 王子

  这个城市有春天吗?如果有,也是匆忙和短暂的。犄角旮旯的雪还没有化净,没有绿叶,只有金黄色花瓣儿的迎春花就开了。紧接着绽放的是同样没有绿叶,只有粉红色花朵的小桃红。迎春花黄得乍眼,小桃红红得眩目,但只是眨眼之时,丁香花就哗地一下开遍了整个城市。丁香花一开,这个城市的夏天就到了。满城摇曳的丁香花,把浓浓的花香撒播到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整个城市也就陶醉了。

  章老师推着轮椅,缓缓地走在小区的丁香花丛中。轮椅上坐着老伴丰老师。丰老师在两年前患了脑中风,右边身子不好使,而且嘴歪眼斜,口齿不清,一说话哈喇子就像线一样滴落下来。但丰老师的大脑还正常,意识清晰,思维敏捷,对事物的判断和在大学当老师时一样准确。这样一来麻烦就更大了,丰老师满脑子对事物的看法和评价却无法表达出来,他就像刚学会说话却又急于表达但又无法表达清楚的孩子一样,急得“哇哇”直叫,有时甚至用左手抓起身边的东西砸在地上。同样是在大学当老师的章老师对自己的老伴儿太了解了,她知道如果不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老伴儿会憋死的。章老师突然灵机一动,她想到了电脑。她求人在老伴儿的轮椅上做了个支架,把手提电脑固定在上面,老伴儿有了什么想法和需要交流时,就用左手在电脑上打出来。章老师用嘴说,丰老师用手打,既有声音又有文字,交流起来不但很通畅,而且还别有一番情趣。

  时间一久,丁香小区的邻居见了这老两口,便主动地打招呼:“你们好!”或者是“今天的天气真好啊!”章老师在回应的同时,丰老师也在回应,他一只手打字的速度竟然很快。这时章老师就把电脑屏幕上的字念给人家听。但也有例外。有一次和丰老师一个大学的马老师迎面走过来,问了声章老师、丰老师好后,又关心地说了一句:“天气凉了,给丰老师多穿点儿衣服。”章老师笑着说谢谢,然后想把丰老师的意思表达出来,但电脑屏幕上却显示着:讨厌!虚伪!章老师便对已经走过去的马老师说:“丰老师说谢谢你。”没想到坐在轮椅上的丰老师“哇哇”直叫,并气急败坏地敲打着键盘,屏幕上的字让章老师更是大吃一惊:你放屁!我没问他好!他是伪君子!章老师只好安慰丰老师:“好啦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

  马老师和丰老师是同事,马老师经常搞一些小动作,而且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丰老师对他很反感。而这种反感在丰老师患病后,不但没减弱,反而更加强烈了。所以再看到马老师时,章老师就尽量绕开走,免得让丰老师生气。

  章老师说:“你看这丁香花美吗?”

  丰老师在电脑上敲打出:美!美轮美奂!

  章老师把轮椅推到离丁香花近一些的地方,“你能闻到花香吗?”

  丰老师迫不及待地在键盘上敲打着:闻到了,沁人心脾!

  丰老师又在键盘上敲打着:丁香花开了,儿子和女儿也该回来了。

  章老师说:“他们肯定会回来的。他们说了,回来看我们,回来看丁香花。”

  章老师和丰老师有两女一子,他们分别在法国、英国和德国留学,然后又分别定居在那里。两个女儿两年前回来过一次,那是丰老师有病住院时的事。在英国的儿子已经三年没回来了,因为他所在的公司竞争非常激烈,有可能你的屁股刚一抬起来,马上就有人坐在你的位置上。但儿子前几天打电话说,等丁香花开的时候,一定回来看他们二老。丰老师知道这个消息后,半边脸上竟然有了笑容,在键盘上打出了一连串的“好好好……”眼睛里分明有泪光在闪动。

  “章阿姨好!丰叔叔好!”

  陆二川从后面跟上来,打着招呼。他从章老师手中接过轮椅,让丰老师尽量接近丁香花丛,有时摇曳的丁香花树枝会抛下一朵丁香花,那四瓣儿的丁香花就像风轮一样旋转着飘落下来,落在丰老师的电脑上。

  生意好吗?丰老师“说”。

  “还凑和,挣不着大钱,够吃够用,也知足了。”陆二川在丁香小区的临街处开了家羊汤馆,小店不大,生意却很红火,有好多人特意开着车到他这喝羊汤。陆二川对羊杂的选用非常严,必须用新鲜的羊肝、羊肚、羊肠、羊肺加以羊棒骨慢火熬制数小时,撒上香菜和胡椒粉,香鲜无比,喝一碗让人不忘。从羊汤馆开业第一天起,陆二川就坚持每天给丰老师送一碗羊汤,而且分文不取。丰老师喝上羊杂汤后,面色红润,精神头也好于从前。陆二川和章老师家是老邻居,那时的丁香小区还是平房,丁香花也没有现在多。陆二川的父亲是国营理发店的,但他父亲只会剃光头和背头。陆二川的母亲在红旗大街街口卖冰棍,手推的冰棍车装着十个保温桶。五个保温桶里装的是白色的、牛奶多的冰棍,每根五分钱;另五个保温桶里装的是粉红色的、冰多奶少的冰棍,每根三分钱。那时的孩子都好吃糊,就是一伙人来到冰棍车前先吃,能吃多少吃多少,然后由卖冰棍的人决定谁来付账,糊上谁算谁。丰老师的儿子丰收就经常领同学到陆二川母亲的冰棍车前吃糊,当然每次丰收都白吃。要知道在当时能尽情地吃一顿五分钱的冰棍该是多幸福的事啊!陆二川兄妹五个,粮食常常不够吃,章老师便让丰收把家里节余下的粮食送给陆家。陆家的孩子都很仁义,但学习都一塌糊涂。陆二川的父母也没心管他们,能让肩挨肩的五个孩子活下来就已经知足了。相反丰老师和章老师对自己的孩子非常严厉,丰老师最拿手的教育方法就是罚跪,不管是儿子丰收还是两个女儿,只要学习成绩下降或在外惹了什么祸,统统要罚跪在院子里,这时邻居家的孩子蜂拥而至,趴在墙头看热闹。有一次丰收被罚跪,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看热闹的孩子纷纷落荒而逃,丰老师却像看不见似的任由大雨浇打着丰收。这时陆二川的母亲翻墙而人,她想把跪在泥水中的丰收拉起来,但丰收没有父亲的命令死活不肯起,陆二川的母亲急了,扛起拚命挣扎的丰收回到自己家里,让陆二川脱下衣服给丰收换上。后来陆二川的母亲对丰老师说:为什么非要让孩子们学习?干啥不是活命?

分享:
 
更多关于“丁香花开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