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家讲坛》:且待小僧伸伸脚


□ 周英杰

百家讲坛》:且待小僧伸伸脚
周英杰

《百家讲坛》因为捧红了几个炙手可热的学术明星,眼见着正在成为一方新的名利场。
已有的经验告诉我,一个以“学术”和“知识”为内核的节目,如果热衷于轰轰烈烈的造星运动,满足于和外面的商业世界勾勾搭搭,眉来眼去,那么必然会染上一层浮躁的铜臭色彩,最终使“学术”和“知识”的含量大大降低,甚至有流为一种“学术杂耍”的可能。
应该说,我的这种担心并非是杞人忧天。
就在前些天的中午,当我打开央视10套收看《百家讲坛》节目的重播时,就发现了正在电视里面侃侃而谈慈禧的一位来自哈尔滨师范大学的隋丽娟教授竟然面不改色地读了错别字。
这个错误出现在隋丽娟教授引用翁同龢日记的时候。翁同铄的这个日记是追记当日入朝时慈禧对恭亲王奕忻的不满之词的,其中有慈禧指责恭亲王的“委蛇”的句子。
查,“委蛇”一词最早出自《庄子·应帝王》:“乡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与之虚而委蛇。”对此,唐代的道教学者成玄英的解释是:“委蛇,随顺之貌也。”后来,这个词越来越带有贬义色彩,大意是形容一种“敷衍应付,得过且过”的办事态度,现代汉语中的“虚与委蛇”这样一个成语表述的正是这样一个意思。需要强调一点的是,这里的“蛇”字并不读“shé”而读做“yí”。

对于这样一个其实并不算晦涩的词,隋丽娟教授显然是从来也没有查证过的,因为我在电视里眼见着她就那么斩钉截铁地将其读做了“shé”,而且还重复了两遍!
我们知道,汉语博大精深,即使是再渊博的一个人也是难免念错字的,对此我们应予以充分地理解。但问题在于,这个“委蛇”一词实在算不得生僻之列,而且因为第一次遇到这个词的人几乎都会条件反射地产生疑问,并找来工具书查一查,所以,只要是稍微认真一点的人,都是不难查出这个词的意思的。现在,这个隋教授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毫不含糊地将其读错,这说明当初隋教授在遇到这个词时,根本就没有对“委蛇”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产生过哪怕是一点点的疑问。于此可见出,她在做学问时大约不免是有那么一点不求甚解和马马虎虎的态度的,而这样的学者做出来的学问的“成色”总是令人起疑的。
问题在于,站在巍峨的《百家讲坛》上弄错字的现象并不只有隋丽娟教授一人。在今年的前些日子,我就亲眼见过在一个关于秦始皇的节目里,堂堂的《百家讲坛》节目打出的字幕竟然将“赢政”写成了“赢政”。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编辑的笔误,后来发现不是,因为在本期节目的字幕里,举凡是“赢政”均被写成了“赢政”,而且在字号大一点的提示里面,也还是“赢政”。由此可见,做这个节目的编辑是根本不知道秦始皇名字中的“赢”和“赢”不是一个字的。
看了这期节目后,我总在想一个问题。能入堂堂的中央电视台做这个学术含量很重的拳头节目做编辑的,恐怕一般都是北大、复旦,最次也是山东大学这样的名校的文科专业的毕业生。这样的名校培养出来的毕业生连“赢政”两字都搞不明白,中国的高等教育也失败得有些太不像话了吧?
屈指算来,我接触《百家讲坛》这个节目的确是有些日子,算是这个节目的一个老观众了。不瞒大家说,我这个人对于“教授”、“专家”之类名号还是很“感冒”的。所以,刚开始观看《百家讲坛》时不免战战兢兢,汗不敢出,但随着这个节目所请的人越来越乱七八糟,甚至连金正日的崇拜者、“歪嘴和尚”孔庆东,把《论语》里“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中的“小人”解做“小孩”的于丹之流,也混到了这个向全国人民“布道”的讲坛上,我便对这个节目彻底失去了尊敬的态度。我等没有知识的小老百姓何辜,竟要接受这帮“学术二百五”的胡说八道啊!
写到这里,不禁想起了明人张岱在《夜航船》里讲的一个故事:有一个僧人,与一个读书人同船。上得船来,那位读书人就开始高谈阔论,吓得那个小僧人只能蜷着脚,大气不敢出一声。但随着那位读书人讲得越来越多,这个小僧人看出了其中的破绽。于是斗胆问读书人:“请问相公,这澹台灭明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笔者注:澹台灭明是孔子的一个学生,澹台是复姓。)那位读书人毫不含糊地回答:“是两个人。”僧人接着问道:“既然如此,那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读书人仍然斩钉截铁地回答说:“自然是一个人!”那僧人听了哑然失笑,说道:“这等说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在见识了《百家讲坛》新近“登基”的几位学术新人的表演后,我也要学学张岱故事中的那位小和尚一样说一句:《百家讲坛》你且打住,且待在下伸伸脚再说。
2007年1月17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