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是一群幸运的人


□ 韩文友

  很荣幸,也很惭愧。李琦院长钦点我代表大家做结业感言,这让我惶恐不安。但是,我冒昧地认为,院长的决策是英明的,因为我的名字。我天生就是大家文学上的朋友,我就是为了结识你们,并成为你们的朋友才叫文友。为了这次短暂的文学聚会,我已经等待了许多年。

  正如开班式上欣闽大姐(其实,我非常想再叫你欣闽班长)和建祺学弟所言一样,我会尽量说出大家心里的话,为此,我昨夜无眠。当然,也因为,今天,在这里有一次离别,以及我疼痛的牙齿。

  的确,我们是一群幸运的人。

  拥有文学、从事文学,感受文学恩典是我们的幸运。正是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个叫作文学的共同信仰,我们的生命品质正在发生着神奇的变化。我想,这是上帝对我们的青睐。感谢上帝发明了文学这种可怕又可敬的宗教。而恰恰是我们成为了一群虔诚的教徒。这是我们的幸运。

  能够来到萧红文学院作家班学习是我们的幸运。萧红文学院是全省最高的文学殿堂,是黑龙江文坛的西点军校,是我们青年作家约摇篮。能来到这里深造,是每一个作家的骄傲和梦想。昨天和杨勇学兄聊天,我们省目前大约有3000多位作家,青年作家至少占1/3,甚至更多。但是,只有我们33人得到了这张门票,得到文学院的召唤。这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能在这个时候来到文学院学习是我们的幸运。今年,是著名作家萧红诞辰100周年。9号下午,李琦老师领着我们,包括我们尊敬的鲍尔吉·原野老师和宗仁发老师,在细雨濛濛中拜访了萧红故居和萧红纪念馆。萧红是我们这片黑土地养育出来的伟大作家。她用柔弱的身躯,敏感而善良的心灵和朴素的文字,为中国现代文学史呈现了一个丰盈质朴的文学世界。穿越100年的时光,我们在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文学课堂上,幸运地与萧红有了一次心灵的交融。

  拜访萧红故居,我想我们记住了一些人——为我们做精彩讲解的章海宁老师,以及呼兰区委宣传部的毛猛平副部长,他们作为呼兰河好儿女,为我们,为我们衷爱的文学默默地守护着萧红。我们对此心生敬意。

  从萧红故居回来的路上,大家即兴高歌。因为原野、宗仁发二位老师次日返程,有人提议合唱“驼铃”这首歌。当暮色中静静的呼兰河畔响起深沉舒缓的“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的时候,幽暗的车厢里,我无法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我感觉,在这样悲壮、深情的歌声中送别的是我们渐行渐远的亲密战友——萧红女士。人的一生,有许多次感动。我能有资格、有机会,为我们的萧红,为我们的文学真实地感动了一次。我感到莫大的幸运。

  聆听这么多名家大家的精彩讲座是我们的幸运。一周来,记在我们的本子上为我们专题讲座、研讨、看稿的省内外作家、学者、编辑老师达15位之多。李院长处心积虑绞尽脑汁为我们安排每一节课,请到的每一位老师在其研究领域里都是独树一帜的专家,他们学识的渊博,精神的开阔大度,处事的人格魅力,让我们深感敬畏。在这里,我们关于文学的内心纠结、个人创作的拘谨、遭遇的瓶颈、未知的走向,以及曾经的困惑、怀疑、迷茫等等都得到了诠释。我们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文学,应该怎么从事文学这个神圣的事业,在这个容易迷失的时代,青年作家应该担当怎样的历史责任和文学责任……布谷催耕,院长训诫我们阅读经典,阅读大师,文学院给了我们阅读名家名师的机会,让我们触摸到了艺术的美和文学的力量!

  申长荣大哥在王左泓老师那儿看稿回来,已经夜里11点。他浑身战栗激动不已地向我们讲述左泓老师讲稿子时的情景,他说,他不知道王老师看他的短篇小说用了多长时间,只是给他说稿就用了1小时20分钟。申大哥看时间已晚怕影响老师休息,几次起身告辞被老师挽留,直到把小说讲完改完——这就是我们文学院的老师,这就是我们的作家前辈!

  彼此结识了这么多才华横溢的同窗学友是我们的幸运。我们在一起学习生活的时间只有5天,120个小时,但是,我们的友谊超越了时间的世俗概念,因为,文学是我们共同的血脉,我们是文学意义上的亲人。只有文学的力量,才能使素昧平生的人,在短短的5天之内,相识相知,情深义重。这里,绝对不用有2两的酒量必须喝1斤才能成为朋友,绝对不会因为身份不同影响友情的深浅……一切源于我们是为共同的文学梦想而来。我相信,全班33人,每个人背后都会有一个关于文学的动人故事,每个人能来到这里学习,一定都付出了长久而艰辛的努力。

  我对文学最初的认识,是她可以给我希望,可以追求美好。大学时代,我的同桌是一位梳着马尾辫子小我好几岁的清纯女孩,她像一只来自麦田里的蜻蜓一样在校园里飞来飞去。她时常忧心忡忡地对我说,毕业后,你这把年纪回到雪水温村,还能讨到媳妇么,这可怎么办呢?

  然后,她就开始不辞辛劳系里系外地张罗给我保媒拉纤儿。她的一个办法就是由我来写诗,她去寻找她看好那个可以当我媳妇的女同学,然后神神秘秘把诗夹在人家的书里或者本子里。我搜肠刮肚、东拼西凑拼命地写,她就不厌其烦广泛地送,我们都很努力,可效果并不明显,大学三年,仍没有一个女孩子回信儿肯和我处处朋友。这让她很内疚,也很失望,差不多是绝望。跟今天一样的毕业仪式上,我扭头对她说,辫子,如果你真为我担心,不如这样,你辛苦一下,当当我的女朋友呢?

分享:
 
更多关于“我们是一群幸运的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