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探索陶瓷艺术的具象形态魅力


□ 林 旭

  | 内容摘要 | 陶瓷艺术的具象形态魅力,应在历史长河中探索,在现实生活中比较,在技艺实践中孜孜不倦地追求。通过探索、比较陶瓷艺术的具象形态魅力,有利于我们进一步把握陶瓷艺术创作过程中造型、釉色、纹样、技艺之间的语境表达,使陶瓷艺术创作达到更高的境界。
  [关键词]陶瓷艺术/具象/形态
  
  探索陶瓷艺术的具象形态魅力图片1
  1→秦始皇陵兵马俑
  探索陶瓷艺术的具象形态魅力图片2
  2→瓷水仙花盆景 林昭
  探索陶瓷艺术的具象形态魅力图片3
  3→懒梳妆菊花瓶(局部) 林敬海
  
  陶瓷艺术的形态特征常以具象或抽象的形态特征展现在人们的面前,有时以抽象为主要形态,给人扑朔迷离的意境;有时以具象为主要形态,授人以亲切可爱的情怀;有时兼而有之,既实实在在、可摸可玩又让人感受到说不出、道不透的内在意蕴。本文主要探索、比较陶瓷艺术的具象形态魅力,以进一步把握陶瓷艺术创作过程中造型、釉色、纹样、技艺之间的语境表达,使具象陶瓷艺术创作达到更高的境界。
  
  一、古代陶瓷艺术具象造型形态的艺术魅力|||
  
  古代陶瓷艺术具象形态中最具规模的非秦始皇陵兵马俑莫属。
  1974年,在陕西临潼秦始皇陵出土的陶塑兵马俑,使人们第一次看到以陶俑为代表的雕塑艺术在秦代的高度成就,秦始皇陵兵马俑在我国陶塑史上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无论在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都开创了新的境界。
  在陵园外墙以东七八百米的地方,有一个土木结构的巨大陶俑坑。里边面向东方排列着武士俑,其后紧接着步兵和车马相间排列的纵队,军阵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列横队。在另外一些俑坑中,也发现队列严整的武士和兵卒俑。身穿铠甲的武士和身着战袍的兵卒,手执各种制作精良的武器。陶马四匹一组,后拖战车,人马相间,步兵和战车混合编制严整统一,富于变化,肃穆静立,又寓有动意。它们是“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兵强马壮、意气昂扬的秦国军队的形象记录。兵马俑虽为陶土所塑,却震撼人心,弥漫着浓浓的尚武气息。
  陶土材料的可塑性使其成为具象形态制作的最好材料之一。武士俑身高均在1.75米至1.86米之间,他们有的巍然挺立,刚毅勇猛;有的容颜开朗,机智英发;有的虎背熊腰,威武雄壮;有的须髯开张,气度昂然。他们身穿交领右衽短衣,勒带束发,腿扎行藤,足登方口齐头履,或手执弩机弓箭,背负盛置铜矢的箭壶,或手执长矛,或腰佩弯刀铜剑。那高达1.5米、体长2米的陶马,膘肥体壮,小耳大眼,口裂较深,前肢柱立,后腿若弓,蹄趾较高,筋骨劲健,集中刻画出秦国战马骠悍的特点。它们双耳竖立、全神贯注、鼻孔翕张、昂头挺胸、剪鬃缚尾、机警雄骏,排列于军阵之中,更加衬托出军阵的威武雄壮、所向披靡的巨大威力。
  这批陶塑运用模、塑结合的方法,分件制作,套合粘接成初胎,再于表面覆加细泥,运用塑、捏、堆、贴、刻、画结合的技法,把人物性格的造型特征融合于艺术形象之中。这一大批陶塑注意细节的表现,形象生动逼真,威严庄重,具有明快洗练的写实风格。秦始皇兵马俑那激动人心、令人振奋的艺术力量,在陶俑艺术领域内是无可比拟的。这种具象的艺术形式千百年来一直影响着陶瓷艺术的发展。
  
  二、古代陶瓷艺术具象纹样形态的艺术魅力|||
  
  具象形态纹样在历史长河中更是随处可见,仰韶文化的鹿纹、蛙纹;河姆渡文化长方钵上的野猪纹;秦汉时期瓦当上的鹿、鸟、虫、莲花、葵花纹;隋唐的草叶纹、莲瓣纹、卷叶纹等都以具象形态见长。
  宋代磁州窑的花纹更是丰富多彩,磁州窑的刻花线条流畅,纹样不拘泥于统一规格,可以看出刻花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反映了匠师们娴熟的工艺技巧。
  元、明时期的青花装饰特征是层次多,画面饱满,主次分明,浑然一体,丝毫没有琐碎和堆砌的感觉。常见的植物类纹样有松竹梅、牡丹、莲花、蕃莲、菊花、牵牛花、灵芝、山茶、海棠等,边饰则采用卷草、锦地、变形莲瓣、缠枝花卉等;动物类多采用鹤、鹿、鱼、鸳鸯、鹭鸶、狮子、海马、螳螂、蟋蟀等。明、清时期的纹样更多地具象地描绘景色,釉上彩、釉下彩、斗彩、点彩等彩瓷层出不穷,是我国彩瓷创新、发展的黄金时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