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物道杂吟


□ 毛志成


一、 上帝与蚂蚁对话

上帝鄙夷蚂蚁说:“连人类我都看不起,你算什么东西!”蚂蚁哂笑着回答:“你是人类制造的。而在人类出现万年之前,我就自由地走来走去了!论资格,你和人类都是我的孙辈!”

二、鹰种

老鹰孵出了五只雏鹰,不久便不再为它们觅食,强迫它们到天空试飞并自己谋生。后来,有四只被更有力的猛禽捕杀、吃掉。最后的一只幼鹰胆怯了,很怕像四个兄弟那样遭到同样命运。但老鹰照旧喝令它飞去觅食,并说:“我们只能如此,因为我们是鹰种。”最后,这只年轻的鹰成了真正的雄鹰。

三、蚯蚓的陶醉

据说在人类出现之前,蚯蚓在地下已经把土地翻耕过两万次了。它为了自己的功劳,世世代代地陶醉着。特别是人类学会使用语言并赞美蚯蚓是无名英雄的时候,它尤其自负。
最年幼的一代也是最现代的一条小蚯蚓,已经听厌了前辈的千万遍陈旧唠叨,终于愤愤地说:“我们的一切所谓荣誉,只源于我们从未见过天日!太可怜了!”

四、母狐对幼狐说

幼狐听到了人的风言风语,特别是偷听了小学生共同朗诵的寓言《狡猾的狐狸》,回家后便对母狐说:“我们的名声太差了,不要出门见人,最好闭门思过吧!”母狐对幼狐断然说:“人的话尤其不能听信!谁信谁是傻瓜!他们天天想着谋我们的皮毛,而又诬陷我们狡猾,太恶劣了!试看人类本身表演出的虚伪,胜我们千倍万倍!”

五、松柏的自述

我们曾被誉为严寒中的英雄,享有过第一流的颂歌。但是赞美我们的人,大都在炉前烤火,而火中燃烧的又往往是我们的身躯!颂歌有时是另一种愚弄。

六、龙的传人是谁?

龙只是虚构中的影子,从来没有。偏偏将中国人奉为龙的传人,这等于在说,中国人只是个编神话一族的后裔。等中国人真的成为背弃虚言的人之时,再问他“龙的传人是谁?”他恰恰会说鬼才知道。

七、牛的前途

牛享有过千年颂歌,甚而被膜拜。但又始终与被奴役、被宰杀的命运息息相关,牵扯不断。牛本身若是希望有上好的前途,只有返回山林,还原为野牛。

八、 蜗牛角上争胜负

两头牛在争斗,互用犄角相搏。牛角上的两只蜗牛也在对争,将自己的胜负看得很重。蜗牛角上,又有伏在其上的两只微形小虫在厮打,争雄逞威。此时,它们把此事看得比两次世界大战都重要。

九、狗道小议

从某种意义上说,狗确实很懂道义。其对主人之忠,尤其不计主人的贵贱、贫富、荣辱,临难时虽殉身而不渝。但狗毕竟是可怜的,因为它只忠于一主,而且绝不关注主人是君子还是流氓。但值得特殊思考的是,人是否都高于狗的品质?

十、刺猬哲学

刺猬的一身硬刺不带有任何进改性,只在于自卫。而且当它将通身的刺炸起
来时,往往是它面对强敌、无力逃生而瑟瑟发抖的时候。因此我们可以同情刺猬,但更应以它为戒,尤不在弱者面前乍翅。

十一、苍蝇的双倍可憎

仅仅是苍蝇,再无更多的恶性,未必无权存在。苍蝇的双倍可憎在于先把洁净的东西弄脏,又反过头来讥讽对方的污秽。当然更卑劣的是它污染了净物之后,又以反污名义自封为纯洁天使。

十二、虫吟毕竟是贱声

草丛中的虫吟有时很悦耳,但不能构成真正的音乐。这不仅因为虫吟的原意很俗陋,无非是对雌雄交媾的呼喊,而且因为它怯懦。稍稍传来人的脚步声、鸟的鸣叫声、马的奔驰声,虫们立即敛息,只剩下瑟瑟发抖。

十三、鸡鸣学问今喻

鸡本来是野生的,后来才被驯化为家禽。但鸡的晨啼却不是后天训练的结果,万年前就有此性。而关于鸡何以要鸣的学问,却是人研究出的。可惜我们只顾提高这样的学问,而鸡本身今天却不再鸣了。

十四、蛆虫与名人

一条蛆虫自知是蛆虫,因自羞而不敢见人。当有人特意恭维它,虚夸它有某种非凡处时,它尤其面红耳赤自供“我毕竟是丑陋的蛆虫”。一个名人若是确有成就理应被承认、被尊重。但他无限自夸自吹时,却可能被蛆虫齿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