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张承志到梅里美


□ 赵小芹

  最早从清华附中同学处听说张承志的用功,就是他自学日语、竟然翻译了日文《周恩来》一书。我们一起去北大看老同学,他正在那里读考古系,但他热情洋溢的谈论仍不离草原文化。以后历经历史博物馆、民族研究所,都不时跟他见面,一度感觉他游离在学术研究与文学创作的两栖之地,最终,他走上从学者转化为学者型作家的道路。
  张承志的作品充满激情,但即便是小说,感觉情节也并不突出。故当年叶楠曾表示很赞同笔者的说法:张承志的小说其实还是大散文。
  在法国,除了网上发来的几篇文字,连续几年不曾多读张承志的作品,最近接连阅读了《聋子的耳朵》(河南文艺出版社二○○七年版)、《鲜花的废墟》(新世纪出版社二○○五年版)等三本张承志的近作,发现他的写作风格真正成熟了。他的成熟不仅体现在作品的形式方面,更体现在他的自我反省与批判精神上。
  “若想体会到文学的这一层,需要地道的而不是教授圈所云的‘文化’。面对力透游牧本质的文学,需要深刻的牧人体验才能理解。”的确如此,我即以为有兴趣读张承志的作品,往往需要读者具有一定的知识准备,至少需要某些生活体验,例如“文革”红卫兵运动、上山下乡插队,甚至内蒙古草原知识青年的生活,或中亚历史学者天山东麓实地考察,或深入到甘肃西海固的农民家常日子,对穆斯林文化以至当今世界多元文化的感悟……还至少有运用两种语言的体验。
  张承志的作品,体现了从生活实践而来的一代学者文化。
  阅读张承志的文章,实不可当做消遣或躺在沙发上读,而必须在头脑清醒时集中注意力来阅读,因为其内容拥有多层次的内涵:历史、语言学、宗教以至文学的。读者能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他传达的信息,往往有赖于自身文化的素养或知识准备。
  从草原游牧文化、中亚蒙古学到伊斯兰教文化,张承志作品,可以领人进入一种学习过程。尽管笔者也在学习,但还是想就一些所知一二的主题参与讨论。
  比如,他在《近处的卡尔曼》中,曾如是批评自己的小说作品:
  说实话,我一直莫名其妙地,对自己这小说家的头衔不以为然。……世界太有趣:它不仅制造骗人的小说,还要制造骗人的小说家。这么想多了,再遇上好意恶意的吹捧时,我大抵不至于立即忘了自己姓名。
  ……唯结集时人才有空回忆并接触自己早期的习作。我不禁为自己和这些自己写下的所谓小说的单薄,感到吃惊和害臊;也为容忍和成全了如此自己的时代,感到惊奇与慨叹。如今我对小说这形式已经几近放弃。我对故事的营造,愈发觉得缺少兴致也缺乏才思。
  最后,他干脆结论说:“对于以故事为叙述原则的小说,我并不具备什么才能。”
  人只有超越了过去,方才勇于批判旧我;作家创作达到新的高度,方才能够俯瞰旧作。
  张承志写作上前后一致的风格,还在于学者的求知与探索精神,他敢于提出问题,并做出不同俗流的假设,把创造者的新意推向有心或知音的读者,并启发人进入纵深的思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