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蝴蝶


□ 谭 冰

  初春的黄昏,江水悠悠。
  顺着码头的方向望去,一座龟形的山丘蜿蜒延伸到江中。山丘叫龟山。山脚下,霓虹灯闪闪烁烁,像是夜的眼。霓虹灯下,是一条弯弯的胡同。叫山下胡同。
  秦钟独自一人踯躅在江堤。他是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去一脸憔悴。他摸索一阵口袋,掏出一支烟点燃。这几天,他一支一支地抽烟。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发焦,舌苔发腻,只有抽烟才能缓解他空空落落的心情。
  秦钟神情恍惚。就在刚才,他还是满面泪水。他蹲在江边,将一个粉色封皮的日记本烧掉了,就像举行一个庄重的仪式,一个只有一人参加的仪式。
  江边,柳枝摇摆,在路灯下半明半暗。
  一年前一个秋天的夜晚,这个地方,他与艾娜就是在这个地方漫步。
  “今天不上班?”
  “放假。”她说。声音纤细、柔和。
  他那股悲悯怜爱之情又浮升了。他很想告诉她那种感觉,很想问她从哪里来,将来要到哪里去。他甚至想去拉拉她的手,但他没有这样做,想想觉得实在有些轻佻。
  “太晚了,我得走了,我家在桥那边。”她说。
  他俩到了桥头便分手。他们握了握手。她的手是冷的。他在桥头上走了一段路。回过头来,他看见她踽踽独行的纤长身影在惨白的灯光下远去。他蓦地发现他与她之间永远横着一座桥。
  她叫艾娜,是山下胡同伊吧酒吧的服务小姐。
  秦钟到省城出差,妻子三十六岁生日,他顺便给妻子买首饰。在码头上,他跟艾娜认识了。那天离船启航的时间还早,候船室座无虚席。天色渐暗,雨还在下,他打着伞在码头前的广场上溜达。
  谁的伞碰了一下他的伞。
  “先生,我有点事想请求您的帮助,真是不好意思……”是一个约莫二十岁的姑娘的声音。一口地道的普通话,三分恭维,七分恳求。
  他停住了脚步。姑娘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在雨中多少有点灰暗。
  “很不幸,回家的路费刚被小偷偷走了,想赶回家,可是……”
  “你的家在哪儿?”他问。姑娘一脸的恳切和略带感伤的语调打动了他。
  “邾城。”她朝他看,是一种有求于人的神色,怪揪心的。
  他掏出拾元钱。
  “谢谢您!”姑娘伸出瘦弱的手,“能告诉您的地址吗?”
  “……”他笑了笑,转身走了。
  上船时,他回过头,姑娘还站在昏黄的路灯下朝他颌首致谢,好半天才离去……
  姑娘跟他留了一个字条:山下胡同,伊吧酒吧。
  
  秦钟独自坐在咖啡厅品茶,《情深深雨蒙蒙》的音乐飘荡在大厅。一位打扮入时的小姐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向他走来,跟他打趣。
  “先生,需要轻松一下吗?”
  秦钟爱理不理的。他很迷惑,怀疑前两天傍晚的事情只是他在做梦。
  他赶紧起身。
  临走的时候,艾娜从另外一间包房出来,在后面叫住他:“先生,你是来找我的吗?”
  “不找你找谁?”他有点气。
  “十二点到我家去吧!”她把地址告诉了他。
  艾娜的家,其实是在山下胡同租的,她的家不大,一个小客厅,一间小寝室,一张大席梦思床,一个衣柜,一张梳妆台,红色窗帘,橘黄色的灯光,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秦钟来过这里两次。第二次,他躺在床上翻看一本杂志,他在等着艾娜回来,不知不觉他和衣睡着了。
  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把他吵醒,他抬腕看了看表,时针正好指向凌晨两点。艾娜洗完澡,穿着一件从肩膀套到膝头的宽松睡衣,头发盘在头顶上。她在床沿坐下来,她用香水喷洒寝室,一阵清香的香水味道顿时弥漫开来。
  秦钟情不自禁地立起身子,从背后吻了她的颈脖。
  “傻瓜!”艾娜转过头来笑他。
  他吻她的唇,她的反应很轻微。他用两只手搂着她,她瘦弱的躯体终于又到他的怀抱里了,他有几份狂喜。但她轻轻地把他推开了。
  “不要这样嘛。”她说。
  “为什么不?”
  “不要以为我很小气,如果你一定要,我就让你……”她的声音平静得似一潭湖水。他望着她,没有吱声。
  “你看,这身子值不了什么钱,谁肯出钱,谁便可以要。如果你要,我根本不会要你的钱。”她说,“你们每个男人都为了这个?”
  他默默地点了点头,他望着她瘦削的脸,清秀又性感,脸上带着一丝病态的倦容。
  他的手指滑过了她的背部,她的腰肢,终于停在了她的臀部,他触到的是那么弱不禁风的柳条似的胴体。
  他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独自为生存抗争的女人。他们躺到床上,两个人谈了整整一夜,他不时拥抱她,吻她,她没有再拒绝。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