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庄之事(组诗)


□ 林落木

  头顶那座渐被芜草覆盖的村庄
  寒风空旷,吹动
  光阴的鬃毛,吹动我头顶
  芜草丛生的田野。
  我这颗头颅,要慢慢地矮下去,
  与灵魂
  一起慢慢地矮下去。
  直至一天
  ——终于与土地平衡。
  但我那双荒芜的眼神,
  依然会看见
  头顶那座渐被芜革覆盖的村庄。
  
  河水
  
  站在大桥上,车辆
  呼啸而去,
  我经历过的所有事物,被煅压,火花四溅。
  我仿佛是一枚自己用过的零件,
  从生产流水线上脱落出来。
  迅速冷却,听觉迟钝。
  我手扶栏杆,尽力平衡住身体。
  那时候,我看见了
  平稳流淌的河水,
  缓慢,广阔,沉寂……
  仿佛看见我的前生,
  仿佛我是这条河的一件什么事物:
  一滴水,一只浮鸭,
  岸边的一株草,一棵龙眼树,或者是
  一个生活在河岸村庄里的
  我所不认识的人。
  
  我依旧在那陌生的他乡
  
  坐在漫山遍野的寂静里。
  生活退去,心爱的事物离我遥远。
  只有针孔般的鸟鸣声
  是通往它们的唯一管道。
  一觉醒来,鸟儿已飞远。
  只有腿脚拐伤,麻木,我才有时间停步。
  在荒草覆盖的山路,
  在葱郁的山林,
  在波光荡漾的溪岸,
  我才有机会看见,一只鸟儿
  瞪着惊怯的眼睛。
  这多像我的双眼,但我没有它们
  洞穿迷蒙山水的声音。
  我依旧在混沌的他乡。
  
  祭祀过祖先的灰烬
  
  到山里参加红白事,到父母亲的祖家
  喝酒,奔忙,整理时光尽头的物什,
  安慰老去的他乡,时光
  倒退几十年,在平静中完成唯一一次跋涉。
  我在平静中看见孤寂。
  烛火深处,两粒眼瞳
  被黑夜包裹,被几处村落围堵。
  穿过山峡的风,推着我,
  仿佛要扬起一堆祭祀过祖先的灰烬。
  它愿意被扬起,抛洒,
  向着四面八方。
  那是最简单的方向。
  水里,田间,山林,人家屋檐下……
  能让所有事物销踪匿迹的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