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寂寞女人激情“独舞”有罪吗?


□ 柳 叶

寂寞女人激情“独舞”有罪吗?
柳 叶

我是一位29岁的离异女人,现在深圳南山区的一家制衣厂打工。
两年前,因为丈夫总是像个无赖似的在外和女人鬼混,我带着女儿和他离了婚。离婚后,我所在的服装厂也陷入了困境,由于活源不足,厂子只好裁员,我下岗了。我四处联系工作,可在我们那样的小城,找一份合适工作显然是太难了。万般无奈之下,我与父母商量,把女儿送到一所全托的私立学校,由父母代管她的一切,我去外地打工谋生。父母最理解我的心思,很快同意了我的决定。于是,我收拾了几件衣服,怀揣600元钱,告别了父母、女儿挥泪南下,只身来到了打工者云集的深圳。
由于我掌握做服装的技术,来到这里不久就找到了工作。公司是一个台湾老板办的,活源很足,效益很好,虽然加班加点的事常有,但老板颇有人情味,不但不欠我们的工资,而且还专门腾出一间仓库供我们六个姐妹住宿。有个地方住着,每月能领着足额的工资,虽然苦点累点,我也算舒心满足。
但我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有时面对漫漫长夜,心里总是感觉寂寞孤独。不久同宿舍的工友的行为也刺激了我。
那是一个炎热的夜晚,工友的男朋友来宿舍看她,谈心至半夜仍没有离开的意思,我觉得他们之间可能要发生什么事情,不一会儿,我果然迷迷糊糊地听到了工友的呻吟声,我的妈呀,原来他们在做爱。我躺在蚊帐内,大气不敢出,但借着室外的灯光,透过蚊帐我仍能看到那个男人的身躯,他趴在女友的身上一动一动的,很是用力。随着他们有节奏的动作,我的身体不禁涌起了一股热浪,不知不觉一只手轻触了身体的那个地方,久违的感觉使我浑身焦躁不安,我在身不由己的悲苦中开始了自慰。
高潮过后,我突然醒悟到,原来自己仍是一个体魄健康、充满性欲的正常女人,可是除每月有几天生理变化外,我和男人一样在社会上打拼,过着极不正常的单身生活,我差不多都忘记了什么叫性。我甚至开始羡慕那些在外打工的男人,他们可以在最需要性的时候去找小姐,使自己过剩的精力得以释放,而我是女人,根本不可能随便找男人发泄。也许只有嫁人一条路,但第一次失败的婚姻给我的打击太大,我对婚姻的自信也大打折扣。而且我固执地认为,婚姻在很大程度上对女人很不公平,因为婚姻的好处大部分是男人在享受,而它的麻烦几乎都是女人在承担。难我只是,默默忍受孤独和压抑的后来我才知道,许多来深圳工作的人,一般都住集体宿舍,恋人或是夫妻平时很难住在一起,只有在周末时才能相聚一次,这种相聚的情形被打工者们称为“打工蜜月”。同宿舍的工友就是这样的情形。为了避免尴尬,一到周末,我就避开他们,到外面瞎逛。有天晚上,我来到了离厂区不远的南山公园,谁知刚坐下不久,就看到花丛树影中四处都有对对情侣正在亲热。透过微弱的一丝灯光,我看到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一对男女,一阵热吻之后,那男的开始解女人的衣扣,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更害怕再次勾起我心中的欲望,赶快离开了这块无法满足自己的“风月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打工妹》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