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女歌尽桃花扇底风


Text+Photo(大陆) Design_Phil Mattson白先勇的作品里有很多悲天悯人的情怀,不管是他的小说,还是散文,甚至他近年来推广的昆曲艺术,都透露出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关注人本身,人最本质的情感和特质是白先勇给我的最深印象。白先勇在《不信青春唤不回》中回忆自己大学时代上郑百因的诗词课,提到郑百因非常欣赏晏几道的词句:“绿鬓旧人皆老大,红梁新燕又归来。尽须珍重掌中杯。”当初白先勇不理解为什么这句词让郑百因非常感慨。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年致力昆曲推广的白先勇,显然也是在这种对往日的追思和珍重中寻求心灵的慰藉。在昆曲牡丹亭的梦回莺啭中,既能体现出其对古典的热爱,对纯真爱情的歌颂,对人性光辉的礼赞,更能折射出人事变迁、物转星移的沧桑感。白先勇是国民党著名将领白崇禧的第八个孩子,出身名门,自小随父母辗转漂泊。小时在桂林说的是桂林话,在上海说的是上海话,在广东说的是广东话,在国外说的又是英语……这样丰富的人生经历,造就了一个出类拔萃的作家。我始终认为任何一个成功的作家都必须从生活中汲取养分,还原情感。没有生活,何来故事,何来感慨,何来书写。白先勇的小说中那些上流社会的姨太太,舞厅里的红小姐,八面玲珑的交际花,军人的家眷,落魄老兵……这些形象都来自于他的所见所闻。可以说这些人都真实地在这个世界上以不同的个体存在过,通过他们可以看到那个时代,他们的命运,他们的悲欢,他们的无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时代的缩影,大时代里无数小人物的小命运汇成了一条长长的命运之河,后面的人再来回头看的时候,看到了人的脆弱和坚强,光辉和卑微是同时并存的。
  最早认识白先勇的作品,缘于多年前谢晋的那部电影《最后的贵族》,当年曾被这部电影里人性的悲歌震撼过,但很多年后,当我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之后再来看《谪仙记》,又有了一番不同的认识。人生如同一场宴席,总有曲终人散的时候,这个道理人人都懂,谁也躲不过去,可是人生这场戏唱完了,人散了,在那一个关口,在那一站,却不是人人都能把握的。如同风华正茂的李彤,她没有想到父母会突然在海中罹难。而李彤在威尼斯跳河自杀也是她的朋友绝没有想到的。谁也没有料到玉卿嫂最后会杀死庆生。卢先生拼了家财耗了性命也没有等到他的桂林小姐……这一切仿似个人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人在很多时候都是作为牺牲品的姿态出现的,有的人牺牲了亲情,有的人牺牲了爱情,有的人牺牲了生命……每一种失去都可能是永恒,每一种失去都可能是无法回首,每一种失去都可能是无法痊愈的痛彻心扉。白先勇用他的如花健笔将一个个尘封的故事展现在我们眼前,告诉我们人生的无常我们可能无法把握,世间万千的变幻更加无法控制,但是有爱与恨交织在人生这张网中,我们的生命才会丰满,才有张力。人生自古伤别离,别离是人生最大的痛,而平复伤痛的千万种方法有时都是无效的,惟一的办法就是靠光阴的流逝,时间的变迁。
  白先勇有兄弟姐妹十人,感情深厚,而白先勇和他的三姐白先明感情最为要好。因为童年时在桂林相依相伴的那段时光让他们在日后的岁月中更加的惺惺相惜。但是不幸的是白先明后来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四十九岁时过世,给白先勇留下了很大的遗憾和伤痛。这种相知相惜的姐弟之情在《我们看菊花去》中得到了体现。《谪仙记》中陷失亲之痛无法走出的李彤;《骨灰》中寻找父亲骨灰的齐生;《上摩天楼去》中玫伦和玫宝的姐妹情;《思旧赋》中通过仆人之口说出一家人的离乱;《梁父吟》中友人间接叙述了父子亲情的疏离……亲情作为人世间最基本的一种感情,是无法取代的,白先勇的独特和伟大之处在于他既承认了亲情在人情感上的重要性,也没有回避亲情中脆弱、无奈、微妙的部分,多元而立体,深刻而清醒,理性而复杂,是白先勇所呈现给我们的亲情世界,有温馨,有悲哀,有误解,有仇恨,有遗憾,有不舍,有嫉妒,有残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爱女歌尽桃花扇底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