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醉里得真如


□ (加拿大)洛夫


有关酒的诗和散文我写过不少,因而造成我“酒量不浅”的印象,其实我好酒而不善饮,喜欢那种三五知友畅叙时杯酒交欢的气氛,平时在家中很少喝酒,偶尔独饮也仅浅酌一两杯至微醺而止。老友痖弦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洛夫近年热中书艺,常在微醺中挥毫,觉得比在他清醒时还要酣畅淋漓。”这倒是实情。唐代书法大家怀素在他的“自叙帖”中引钱起的诗说:“远钖无前倡,孤云寄太虚,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足见酩酊之际,不但可引发艺术创作得灵感,甚且可使作品提升到“真如”的化境。“真如”为佛家语,就行而上层次言,可解释为一种宇宙化的觉醒,就艺术创作心理而言,可解释为心灵的纯粹感应,平常人的思辨方法很难达到这种境界,惟独在酒后心灵获得大解放时,艺术创造才能臻此超越之境。王勃的《滕王阁序》与李白的《清平调》,据说都是受到酒精刺激而灵感骤发的产品。
一九八八年九月初,我偕老妻首次回湖南衡阳老家探亲,与隔绝了四十年的兄弟旧友团聚十天,其间备受家人与文化界人士的热烈欢迎与接待,个中情节不必细表。在回大陆的前一年,即与现居长沙的著名诗评家、散文家李元洛通信,继而又结识了湘西“土家族”小说家孙健忠。去湖南之前,他们就来信殷切邀我去游湘西名胜张家界。这次探亲之后,内人返回台北授课,我则独自前往长沙访问,逗留期间,同样得到长沙文化界热烈而真诚的款待。数日后,湘西吉首市酒厂派来一辆旅行车专程接我赴张家界,同行者除李元洛、孙健忠二位之外,还有香港诗人犁青,和湖南电视台派来随行采访的三位记者。七个大汉本已够拥挤了,加上大批摄像器材,后座的三位记者就只好局促一隅,身手难展了。沿途秋雨不歇,途中夜宿桃源时更是大雨滂沱,又巧逢修路,路面泥泞不堪,走了两天半才抵达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首府吉首市。当晚宿桂圆宾馆。
次日参观酒厂,简报后,王厂长开始请大家品尝一杯杯罗列在桌上的最新产品:“酒鬼”与“湘泉”。酒未入口便闻到一股特殊的香气,我虽不善饮,却也具有品鉴佳酿的能力,发现酒味并无一般白酒那么辛辣,而香醇不输茅台。“湘泉”酒瓶呈暗红色,状似早年酒肆中那种没有壶把的圆形钖壶,“酒鬼”的瓶子则塑成一只麻袋,外表粗砺如一格格的麻绳,据说两者都是湖南名画家黄永玉设计的,果然不俗。“湘泉”当时刚上市,出产不多、市面不易买到,而“酒鬼”尚属该厂的秘密武器,仅供参观者品尝,或厂方送礼之用。
我们此行的诗人、小说家、评论家、电视记者,竟没有一位是酒徒,大家浅啜即止。由于我是主客,在厂长的频频劝饮之下,我勉强多喝了几杯,脸开始有点发烫,已呈半醉状态。适时厂长命人取来笔墨宣纸,请我题字。或许真是美酒的魔力,当下我未假思索,如有神助,刷刷刷,信手写下了平生第一首打油诗:
酒鬼饮湘泉,一醉三千年,醒后再举杯,酒鬼变酒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