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归宿 归这处(创作谈)


  常君,二OO三年毕业于辽宁文学院作家班,曾在《中国作家》《长江文艺》《山花》《红豆》等全国文学期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若干。作品曾被《小说选刊》《新华文摘》选载。出版小说集《卡布基诺》,长篇小说《起死回生》。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

  一次乘坐火车远行,车窗外,视线开阔的广袤的平原之上,突兀地堆立着一盔盔不大的坟茔,上面覆着或鲜艳或惨淡的花圈冥物, 孤零零地矗立在稻田的土埂上——平原地区只能以这种方式安葬故去的亲人。继而联想到老家对于老人百年之后的安排。

  老家地处山区,亲人故去后的最后归宿自然是山野、高冈。有开通的老人甚至在世时就请了风水先生,把自己百年之后的最后去处规划妥当。隐匿于葱郁静谧的山林间,生前比邻而居,故去也不落单远离,在另一个世界也可以往来走动,终归要比那些孤零零的魂灵幸运得多。然而,近几年来,乡村城镇化、工业化正逐日改变着老家千百年来不变的生产方式和原有的青山绿水的面貌。以往层峦叠嶂的青山被挖掘得千疮百孔,仿佛一个手术后的女人袒露着不堪入目的胸膛。重载卡车轰鸣着卷起滚滚浓烟,源源不断地把山石运往山外。大片的土地被征收,到处是疯长的工厂和日渐瘦身的山川耕地,众多的农民和德昌老汉一样,正在日益失去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失去心理上的最后的生存支撑,成为“没有土地的农民”。失地农民,一个新名词由此繁生。

  我没有在小说中呈现出失地农民在失去他们最后的生存保障后何去何从,选择何种生存方式生活,而是选择了一个人类必然的命题:最后的归宿。一个平凡得如尘土的老汉满怀幢憬将自己与亡妻的最后之地几经装饰修缮,却终究难逃现实的安排。老汉不得已将老妻的骨殖几易其地,最终竞无葬身之处。

  作家只能提出问题,用自己的笔叙写社会中存在的一些现象,而无力解决所叙写的现象和问题——这也是作家的无能为力之处。然而我们却能以一颗悲悯之心,将我们内心的忧思呈现在广大读者面前——最后的归宿,归之何处。

  这便是我写《何处是归宿》的初衷与感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最后的归宿 归这处(创作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