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年轻导演的崛起欢呼


□ 陈剑雨

这一代导演是中国电影的希望所寄,让我们为他们的前进铺路搭桥,对他们的才华和创新精神备加爱惜,对他们的发展投以更多的关注。

庆祝中国电影百年之际,有两件事让我激动不已。
一件是,第25届“金鸡奖”,陆川以《可可西里》夺得最佳故事片奖。更神的是,不知从哪/L蹦出一个小女生马俪文,以一部小制作的《我们俩》,在强手如林的2005年拿走了“金鸡奖”最佳导演奖——打听,才知道这位马导演就是跟大作家张洁泡了两年蘑菇,终于感动上帝取得《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的拍摄权的马晓颖,怪不得!两位导演的第一部电影便出手不凡(陆川的处女作为《寻枪》),《可可西里》和《我们俩》,分别是他们执导的第二部影片,巧的是这两部片子都拍了一年有余,是二人的潜心之作,仅此一端,获此殊荣不会是偶然的。
另一件事是,11月8日至12日,国家电影局、中国影协、导演协会和北京电影学院联合举办了一个“青年导演电影创作座谈会”。会上,大家平等对话,畅所欲言,学术气氛很浓,反响热烈。会议期间,放映了8部新片,即王小帅的《青红》,马俪文的《我们俩》,曹保平的《光荣的愤怒》,贾樟柯的《世界》,万玛才旦的《静静的嘛呢石》,章家瑞的《芳香之旅》,方刚亮的《上学路上》,颢然的《青春爱人事件》。据承办此事的电影学院导演系主任田壮壮介绍,它们是从20几部新片中选出来的。近年活跃于影坛的路学长、娄哗、张杨等导演或没有新作或未完成而暂时阙如。有人说,在电影学院这地方放片子,有点像往网上挂帖子,扛不住狂轰乱炸,趁早别冒这个风险。放这8部片子时,果然热闹非凡,值得欣慰的是,赞扬声多,呼应者众。散场时由观众(主要是学院的学生)自动评分,获本届“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的《静静的嘛呢石》,表示“喜欢”的高达90%,认为“一般”的占7%,“不喜欢”的只有3%。
这两件事实际上是一件事:轻一代的导演正以锐不可挡的气势跃上影坛,已经成为我们电影创作的一支实力雄厚的生力军,并将逐渐成为中国电影创作生产的主力。中国电影已经走过了100年的光辉历程,一代代的艺术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中国电影的新世纪来临之时,看到我们的新一代导演已经“长大成人”,担当起民族电影复兴的重任,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事呢?!
已经成长起来的这一代导演是中国电影、华语电影的希望所寄,让我们为他们的崛起而欢呼,为他们的前进铺路搭桥,对他们的才华和创新精神备加爱惜,对他们的发展投以更多的关注——包括就创作思想和艺术问题坦诚地与他们交换意见,像这次“青年导演电影创作座谈会”所做的那样。
参加座谈会的这批青年导演的成长道路并非都是那么坎坷的。陆川一出道便得到中国电影集团和华谊兄弟公司的支持,马俪文自己也说她是“幸运的”。随着电影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多渠道的电影投资环境给有才能、有创造力的导演破土而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可能性。王小帅、娄晔他们这些80年代末90年代初从电影学院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导演反而起步维艰,走过的路子也要曲折得多,靠着他们对电影艺术的挚爱和执著追求,对民族电影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一路挣扎走到今天,终于闯出了一片新天地,这种义无返顾的拼搏精神令人感动,让人肃然起敬。
不同的生活经历,不同的艺术个性,不可避免地要渗透到艺术家的创作之中。在全球化的生存环境和多元化的文化思潮激荡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有一些想法异于前人,是正常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存在决定意识”,“风格即人”,这些老生常谈里蕴含着朴素的真理。这里需要的是沟通,是理解,是宽容,是引导。“拔苗助长”,“削足适履”,都不是好办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