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宋初期党项内附初探


□ 杨 蕤

  北宋初期估计有十余万党项民众先后内附于宋,这些内附党项集中分布在东起麟府、西到环庆的宋夏沿边地区。党项内附后,更加凸显了宋夏沿边地区农牧并举的经济形态;党项也出现了定居的趋势。由于党项内附引起宋夏沿边人口的增加,使大面积山地得到开垦,对当地的生态环境以及下游的黄河泛滥产生一定影响。
  关键词:北宋 党项 内附
  作者杨蕤,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地址:上海市, 邮编200433。
  
  据《隋书》、《旧唐书》、《旧五代史》等史籍的记载,党项族最初居于今川、甘、青三省交界的区域。唐贞观以后,吐蕃渐盛,一部分党项部落开始被迫内迁。学界关于党项内迁的著述颇丰,代表性的著述有:周伟洲的《唐代党项》;汤开建的《隋唐时期党项部落迁徙考》;葛剑雄主编、吴松弟著《中国移民史》第三卷等。他们的研究基本上廓清了党项内迁的路线、时间、大致规模等问题。这些研究对隋唐五代时期党项的迁徙、分布状况有较为翔实的考论,但对于北宋初期党项迁徙状况及相关问题,则鲜有涉及。《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等史籍中的一些史料反映,北宋初期居于今鄂尔多斯及其缘边地区的党项部落不断内迁。虽然这一时期党项内附的规模和影响不及隋唐时期,但它使宋夏沿边地区的人口不断膨胀,居民结构、经济状况以及生态环境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拙文试图就这一历史现象的基本情况及其相关问题进行探讨。
  
  一
  
  笔者在检阅宋代文献如《宋史》、《长编》时发现,从五代始便不断有党项部落南迁依附于宋,这一现象在北宋初期尤为明显。 为便于讨论,兹将北宋初期党项内附的史实列表如下:
  
  
  
  
  由于笔者在检阅文献中的遗漏以及史籍阙载,上表恐怕只是反映这一时期党项内附的一部分内容,但从中能够看出一些基本信息。吴松弟先生认为党项第一次内迁发生在隋代,第二次为安史之乱前,第三次为安史之乱后。由此,本文所讨论的党项内附当可看作是党项的第四次迁徙,也是党项从隋代以来迁徙的终结。可以看出,从北宋建国(960)到元丰年间(1078-1085)一直有党项内附,但相对集中的时段却在北宋建国到西夏建国(1038)之间。笔者就表中所提供的信息粗略统计,上述时段内内附的党项近400余族,12,000多帐,28,000多户,28,000多口。此外,还有一部分文献并没提供任何数据,因此内附的党项人口数字应不止于此。考虑到很难确定党项一族和一帐的标准人口数目,所以只能以户为单位估计内附党项的人口规模。若以每户四口人计算(史家一般以每户五口为标准,由于畜牧民族的核心家庭相对较小,故以四人计之),故在北宋建国到西夏建国这一时段迁入宋夏沿边地区的28,000户党项民众约有12万人。考虑到没有明确记载数据的文献以及一些史籍未载的情况,保守估计宋初至少有十余万党项民众迁入宋夏沿边地区。大量党项民众的迁入,使宋夏沿边人口得到较快增长。
  史料反映这些内附党项民众多来自今鄂尔多斯及其缘边地区。中唐以来,今鄂尔多斯地区成为接纳内迁党项的主要区域,党项族取代粟特胡人成为这里的主要居民。有研究认为,党项两次大规模地迁徙后,大致有三十三万党项民众散布于“河曲”地区,即今鄂尔多斯地区南缘及长城沿线地带。时隔三百余年,到北宋初期,上述区域党项人口日趋繁盛。如《旧五代史》卷138《党项传》载:“(党项)其他诸族,散处沿边界上甚众,然皆无国邑、君长,故莫得而纪次云。” 以唐代前期鄂尔多斯地区有二十万党项民众这一保守数字为底数,按4‰(古代人口增长率一般为6‰-7‰,但畜牧民族人口的自然增长率相对较低,故以4‰为准)的自然增长率计之,三百年后这里的人口规模至少翻了一番。因此,除去人口迁徙以及其他因素外,保守估计北宋初期鄂尔多斯地区至少有四十余万党项人口。目前所见内附党项的史料多为北宋麟、银、保安、环等沿边州县的官吏所禀报,可见宋夏沿边地带尤其是今陕北、陇东一线是内附党项最主要的输入地(北宋鄜延路和环庆路)。宋人也曾讲:“延有金明、府有丰州,皆戎人内附之地。”亦是明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