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网(纪实小说)


□ 张 平

  “大凡新官到任,总免不了有人要来给你交待些私房话、贴心话,有提醒、有暗示、有忠告、有劝勉,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对老百姓来讲,那可全是秘密。有好话,也有坏话。更有甚者,那些恶迹累累,善于逢迎拍马的下属、下级、同事、所谓的朋友、知己、至交,会一下子围过来。给你献计献策,调嘴弄舌,充作说客、谋臣。用心良苦、一腔热忱。巧言令色,居心叵测,假仁假义,故作高深。看似披肝沥胆、直言不讳,实则是偷梁换柱,欺天诳地!什么某某人不可用、某某事不可办;什么某某某心术不正,某某某有野心;什么某某地方是个马蜂窝,某某家伙是个告状专业尸……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老百姓把这叫作‘活档案’、‘内档案’!能压你一辈子,活活咬死你!
  “最要命的则是那些当官的,耳根子一软,预防针一打,变色镜就戴上了。好的能看成坏的,坏的会当作好的。冤案成了死案,恶霸成了善人!
  “假如一个村、一个乡、一个局、一个厂,甚至是一个县一个地区要是有上这么个软耳朵领导,只怕这地方就全得完蛋!不只会让老百姓报国无门,有冤难伸,说不定还会姑息养奸,认贼做父,以致让豺狼当道,鬼蜮横行!
  “在这儿我要警告一些人,我刘郁瑞可是个铁耳朵!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管是谁,有话尽管说,有事敞开讲,但若想在我这儿处心积虑谋算人,我头一个先看扁了你!在我面前讲别人坏话的人,保不住哪一天也会在别人面前算计我!
  “是好是赖,出水才看两腿泥。人归人,事归事,啥问题就是啥问题。出了汾西的事我管不了,可在汾西县,不管啥人啥事,我刘郁瑞保证一视同仁,保证没有任何框框和前提!
  “你们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假如你们发觉刘郁瑞言行不一,净说了些大话空话,不要等到他下台的那一天,就到他门前驱邪打鬼放鞭炮!我保证他卷起铺盖立马走人!”
  ……
  ——摘自刘郁瑞讲话录音
  
  一
  
  在昏暗的路灯下,刘郁瑞有些发怔地默默地瞅着眼前这一副惨状。
  瑟缩在街旁的竟然是两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和一个顶多五、六岁的小女孩。
  汾西县是个山区,虽是3月份,气温仍然很低。尤其是晚上,更是冷风飕飕,寒气逼人。毫无一丝春天的感觉。今晚的风又特别的大,天气也格外阴沉,给人的感觉犹如雪窖冰天。十冬腊月似乎人们都麻木了,唯有春天的寒流才会让人觉得如此刺心彻骨、风苦雨凄。
  已经快深夜11点了,虽说是在县城的大街上,但此刻也人迹杳无,唯有阵阵寒风,裹着尘沙纸屑,逼得你透不过气,睁不开眼。
  然而这两老一少却象几个土塑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大街旁。
  刘郁瑞使劲揉了一把眼角,有些无法相信地默默地瞅着眼前的这一切。
  三个人的衣服全都破得不能再破了,身上脏得也不能再脏了。真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面如菜色,一身灰黑。只要你看看两个老人的神色,你就会明白,没有十年八年的煎熬,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不会变成这样子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啄木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啄木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