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古典主义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


□ 杨经建

内容提要新古典主义(文学)是近年来已开始引起关注但又缺乏实质性学术发掘的话题。对2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新古典主义研究更是如此。本文试图在对20世纪中国的新古典主义文学进行考察和审视的基础上予以重释和深究。首先,新古典主义是贯穿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一种世纪性文学现象,它以现代性的文化精神为前提,有着独特的创作思维、艺术理念和审美倾向。在通过对20世纪中国文学的“现代性”语境中新古典主义文学话语(理论层面和创作形态)的生成机制、形成过程和演变规律进行梳理、整合和阐发后指出,新古典主义的价值意义就在于:一方面它是中国“现代性”叙事话语结构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另一方面它又体现出一种“反现代性”的现代性文化诉求和艺术审美品质。
关键词20世纪中国文学新古典主义现代性

一、问题与缘起

有关新古典主义文学的问题在学界至今尚未形成真正的“问题”意识,而2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新古典主义更是一个长期以来处于“失语”状态而至今方被重新拾起的话题。在学界诸种关涉20世纪中国文学史的论著中,关于新古典主义的言说基本付诸阙如。所谓被重新拾起是因为近些年来学界出现少许专题性论述。其中杨春时有关系列文章、俞兆平的《中国现代文学中古典主义思潮的历史定位》(载《文艺研究》2004年第6期)和白春超的《古典主义与现代中国文学》(载《二十一世纪》网络版2003年3月号)都堪称见识独具。王富仁先生在《天津社会科学》(1998年第3、4期)上连载的长论也值得一读。
然而稍作审视便不难发现,与其他既独特又完整的文学话语类型相比,新古典主义文学实际上处于缺乏充分自足性的状态:理论话语的资源性开掘和阐释性建构都尚未引起学界起码的关注,甚至“新古典主义”这个概念本身似乎也尚未得到学界应有的首肯;创作实践也很难成气候。笔者以为,出现这种情况固然存在着多种缘由,但也与一种长期形成的集体无意识的思维范式有关。诚如余英时所言:“基本上中国近几百年来是以‘变’:变革、变动、革命作为基本价值的”。中国现代性过程一开始就是以“现代”与“传统”的分裂为价值取向的,即它本身是从“创世”开始的,“创世”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革命”的过程。尤其是在现代性后发式国家(民族),因为“革命”的要旨是在“破”中“立”,所以“革命是现代性的最高表现形式,也是后发国家发展现代化的重要方式”。中国新文学亦以“五四”文学“革命”为“创世”的起始。如果说,“五四”文学执著的是思想或文化“革命”,30、40年代文学全力投入的是以“救亡”为主旨的政治“革命”,那么新中国前二十七年的文学则是全方位的“继续革命”时期的创作产物,新时期以来的文学更是处在思想“革命”、文学本体“革命”和创作观念“革命”纷沓而至的过程中。要言之,“进化”或“革命”无形中已成为一种确定无疑的精神信念,这种信念又导致了一种意识形态化的思维模式和有关(文学)发展规律的既定心态,即“新”强于“旧”,“现代”必然胜过“传统”,而“古典”在人们心目中又每每与“传统”互文见义。须知,思维范式和由此产生的意识形态化的既定心态是比立场观点更具有稳定性和持久性的东西。它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随着时代的不同和社会条件的更易而变化,只会通过集体性认同被绝对化为一种有关精神思维传统的抽象的传承。对“传统”或“古典”的思维范式也是这样:一般而言,宁愿接受“现代”、“时代”观念而不认可“传统”、“古典”意识,因为后者常常被视为“复古”。总之,新古典主义在这样的集体无意识式的思维范式和意识形态中被忽略乃至遮蔽也就不难理解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