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情这东西


□ 曹向荣

  他从门里进来。那是早晨七点多钟。太阳刚刚往外露他那红红的脸儿。据说这是一天里最好的阳光,也是一天来最好的空气。

  那阳光像新娘的面纱,温柔地罩在大街上,罩着店里的玻璃门。玻璃门把手,在这新出阳光的照耀下,带着些儿富丽。

  你并不知道他也是你们这次聚拢来的一个。

  你周围很快围来一圈人。你们原也不认识,来之前谁也不认识谁。但你们来了,便很快熟悉了。特别是女人,脖子挂着的一条围巾足以让你们又说又笑,像认识七八年的老朋友。

  他背着一个长带的包,他是那样的安静,像一个大孩子。他将包抱在怀里,面对门,像是要等一个早该来的人。

  他就那么站着,从玻璃门望出去。你看到他两手搭在包上面。这个动作看着让人眼熟,就像看见邻居的大妈大婶。他呢,这样的一个动作,就更像一个中学生。一个好看的中学生。他二十出头,他三十岁了?

  这样看,他好像也不是一眼看上去那么年轻。但你得承认,他一脸年轻人富有的气韵和光泽。

  来了不少的男宾,而他一个人站着。你想象他是干什么工作,他要等的人是什么样子的。他就那么一个人,痴痴地望着店大门外面。说笑声没有打动他。

  人越聚越多。女人们相互打量,说着衣服从哪条街买来,每天都做些什么。你们一块要去一个城市,开展览会。大客车一定是停在店外面了,你能闻得着客车难闻的气味。

  你们陆续走出去。

  你没想到他紧挨着你,一排坐着。原来他谁也不等,跟你们一伙。

  车宽敞明亮。大家穿的衣服长短不一样,薄厚也不一样。你穿一件米色风衣。他居然穿着一件白色半袖,倒是有一件外套,横着放在膝盖。他脚穿棕色休闲鞋,系带。这让你想起来旅游。这样的鞋可以走一个又一个台阶,走到有草丛的地上去。

  外面的风景,从大大的玻璃窗透进来。像这样坐在车里,往外看,总有那么一点看不够。四月,树叶开始泛绿,早晨的太阳光照耀着,发着油亮温暖的光。你看着这些树叶,和这些树叶中间夹着的金子一般明亮的太阳光,你一时迷糊地以为回到阳春三月。你想着车永远不要停下来,一直往前。

  你看一眼坐在一旁的他。他不看谁,只看前面的路。他面容柔和,要笑不笑的样子。这样看着有些慈祥。但不是老爸老妈的慈祥,而是一种滋润。这滋润也不能准确说出来,里头有那么一种平和,有那么一点不操心。他的眼睛有时会迷蒙,像打了一下盹,接着睁开,像是一下子又清醒似的。这让你想起你们家养的一只花猫。那花猫总被你抱着,你常常看见小花猫的眼睛一会儿眯盹一会儿明亮。你这样想,心里暗自笑了。他的包放在膝上,压在外套下面,露出很小的一角。而他,一直看着前面的路。

  车里很快热闹起来。有一个提议唱歌。说谁会唱歌,唱啊,大家欢喜欢喜。有一个男的就唱起来了。他唱小妹妹。这个男人带点女儿腔。你一般不喜欢带女腔的男子。但这个男子说不上来,你还是有些喜欢他。他说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老有一点耍赖。但这个耍赖不像一般想象的招人烦,是可爱的那种,就像你碰到一个可爱的小学生,他为着不起眼的小事,跟你胡搅蛮缠。他一开始唱,女伴们大笑。他停下来。他说你们笑,我就不唱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