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使你感动,也让你认同


那天与梁晓声在电话里交谈了许久,快要挂线时,晓声带一点儿随意、也带一点儿遗憾地说:“古耜,我们还没见过面呢……”
  其实,我和晓声是见过面的,那是在二〇〇一年春天由中国作协召开的全国青创会上。当时,我和晓声均已超过了会议规定的青年作家的年龄,是作为中年人被特邀去感受青春气息,并与青春对话的。所不同的是晓声是名声远播的大作家,而我只是写过一些文艺评论的普通文学工作者。加之那次会议的文字材料用的都是我迄今仍留在身份证上的真实姓名,而不是更多见诸于文学场域的笔名,所以晓声理所当然的没有印象。
  然而,我却无法忘记青创会上的晓声。那天下午开全体大会,一些有影响也有代表性的作家被请到台上谈创作体会,晓声是其中之一。记得当时的晓声并无讲稿,也没有多少慷慨激昂之词,他只是坦诚地表达着久蓄内心的一些有关文学的识见和想法。在谈到自己的北大荒情结时,他不经意间做了一点儿小小的枝蔓,大意是:我曾经一次次向画家韩美林讨要过美术作品,但我手边至今没有留下韩先生的画作,先生的画作全被我很不情愿地转送给了哈尔滨昔日的兵团战友,如今的下岗工人。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韩先生的一幅画作,常常意味着一个工作岗位,一次再就业的机会,甚至就等于一家人的生存和温饱……听到这里,我不知道场上的朋友们作何感受,而我的内心是立刻搅起了层层波澜。这当中不是没有对知青命运的慨叹,也不是没有对社会风气的担忧,但更多的却分明是对晓声话语中滋蔓出的那种俯身草根的侠骨柔肠、那种浸入血液的悲天悯人的由衷钦敬。它一下子激活了以往阅读晓声作品所留在脑子里的百态千姿的芸芸众生……这时,我仿佛真正理解了梁晓声之所以为梁晓声。
  从那以后,我更多地关注起晓声的创作,特别是留意读他那些每每穿插于小说创作之间的散文随笔。因为在通常情况下,散文随笔较之小说,往往更丰富也更集中地承载了作家的主体情怀与灵魂特质,因而也更有利于我们直观便捷地走进作家的精神天地与情感世界。
  
  应当承认,被文坛定格为正义维护者和民众代言人的梁晓声,其散文随笔里确实充盈着一种理想的精神、道德的力量和批判的锋芒。他的不少著作和篇章,都从良知与美善出发,无情抨击和辛辣讽刺了社会转型期凭着背景、关系、职务、权力等等,谋私暴富或为富不仁的“新贵们”,既斥责了他们聚敛钱财的不择手段,也揭露了他们精神生活的苍白低下;相反,对那些终日为生计而奔波、而操劳,但活的有尊严、有追求的普通劳动者,那些身处底层但终不失仁义与质朴的沉默的大多数,却给予了深切的关爱与热情的礼赞。按说,这样的创作取向体现了文学与生俱来的本质特性,理应得到肯定和嘉许,然而在当下这样一个观念缤纷、价值多元的语境里,它却偏偏招来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如偏激、作秀、仇富、民粹主义、道德理想主义云云。作为一个职业文学阅读者,我从不排斥审美过程中的理性参与,然而,我却断然拒绝用以上概念来评价晓声的散文随笔。因为它们并不符合作家与作品的实际情况,而更多属于或望文生义、或以偏概全、或郢书燕说的误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