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忍冬果(短篇小说)


□ 王保忠

  我叫夏冬果,我男人叫甘二旺,他到深圳打工后,我让村里一个叔睡了。这个叔在城里做生意富了,他除了常来我家买鸡,还找来医生给我看病。我的肚子大了,我男人回来就看见了,他要我说怀了谁的杂种,他朝我扬起一只门扇似的大手……

  一

  他一进门就看出了我的肚子,看出后眼瞪得牛蛋大,脸上的笑也没了。我知道这一天终会来,我害怕,又不能不硬着头皮应对。我不知道该咋跟他说,咋说他也不会信,没错,我肚里的娃不是他的。不是他的,我自然不能硬说成是他的,再说他都好几个月没回家了,就是再笨的一个人,也能推算出这娃不是他的。自家的地让别人种了,他肯定会发驴脾气尥蹶子,这我早料到了。就由着他吧,他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打死我也没怨言。

  你说,怀了谁的杂种?

  我,我不知道咋说,你就甭问了。

  甭问?你能偷野汉,我不能问?

  他是我男人甘二旺。我和他还没孩娃。三年前我嫁过来时,就跟他商量好了,迟生几年,等盖起新房再要。现眼下我们住的房子是他哥的,他哥搬到城里做买卖去了,把这处院子留给我们照看。虽说他哥这会儿还没有回来的意思,可我们都知道他那生意做得磕磕绊绊的,说不准哪一天就回来了。回来了,我们就又得溜房檐头。起先,他以为凭着自个儿的本事能给我挣下房子来,他会种地,也会泥瓦匠,种完地他就出村给人盖房子,可两年下来,一数攒的钱,还不够买盖房的砖。他问我咋办,我说你是我男人,你说咋办?他说,要不我也出去吧。我知道他啥意思,他想跟着大头他们到深圳那边盖楼房去。我说,去就去吧,活人哪能让尿憋死。走前,他把我折腾了大半夜,猴急猴急的,几个月要一顿吞了的样儿,可也没忘戴套子。他说等挣下房子,就不用戴这玩意儿了。

  求你,真的甭问了。

  贱货,你有脸做,没脸说?

  我是没脸说,你还不如打我一顿呢,你打吧。

  他愣了一愣,突然扬起了一只手,他手大,门扇似的,又是个泥瓦匠,劲也大,要是啪地拍下来,我这脸肯定得开花。可我没躲,反把脸迎过去,打吧,你咋打都行。

  我闭上了眼。

  脑子里忽然跳出了忍冬果,村外老火山上常见的那种忍冬果,越是天寒地冻,果子越精神,越不落,越红。我妈常常跟我唠叨,知道你爹为啥给你起了个冬果的名吗?就是希图你像这忍冬果一样,学会忍耐啊。我等着他打,可等了半天也没动静,睁眼一看,他早把手收回去了。我不知道他是不舍得打我,还是别的啥原因,反正他没打。他要是打了,我心里会好受点,可他没打,他没打,我这脸就更搁不住了。

  你还是打我一顿吧,打了我心里痛快一些。

  他愣愣地看着我,老半天,突然圪蹴在地上抽泣起来,肩头一颤一颤的。我见不得男人这样,他一这样我就心软了,软得都想告诉他是谁了。可我到底没说,我知道我不能说,他是个闷葫芦,我要是说了,谁知道他能捅出啥娄子来。他冷不防又站起来,一张脸歪扭,两只眼冒火,他说你这贱货,嘴巴还牢靠着呢,怕我一刀劈了那野汉?到底说不说?瞧瞧,他都想动刀子了,知道了他有这想法,我就更不能说了,劈了也不能说。

  我,我说不清,你就甭问了。

  贱货,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是赵文东那龟孙子吧?我早看出你们眉来眼去的,不对劲。

  不,不是他。

  我说的是真心话。我和赵文东没那事,没那事我总不能说有那事吧。没那事编也编不出,有那事捂也捂不住。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初中同学,他在时,赵文东大大方方来过,他不在时,赵文东也来过。可赵文东也就来过几次,每次都是正出正入,连个出格的话都不敢说。我不能冤枉他。可能,赵文东心里有那个想法,他想对我好,想跟我成个事,可是他啥也没说,啥也没做。他啥也没做,我能冤枉他?

  不是他,是谁?你给我说!

  反正不是他,你甭冤枉好人。

  好人?好人会偷别人的女人?我这就找这龟孙子去。

  他瞪了我一眼,推了挂自行车腾腾腾出了门。我追出门,看着他兔也似的奔向狼窝山那头的赵村。

  我咋喊也没用。

  一直等到天黑,我也没见他回来。给他打电话,他不接。我又给赵文东打,赵文东接了。赵文东说你家二旺怕是疯了,他说你怀了我的娃,要劈了我。咋说他也不信,后来我就拉着他去作亲子鉴定,他这才信了,走了。问了赵文东,我稍微宽下心来。我给他做了饭,等着他回来吃,可就是不见他回来。我想睡,又怕睡着了。这些天我动不动就犯困,都四五个月了,我的肚子在一天天膨胀,胀得身子都走了样儿。我不知道怀了个女片子还是小子,反正小东西挺能折腾的,常常一脚一脚地踹我。

  一直到后半夜,他才回来了,喝得都说不成个话了。问他在哪儿喝的跟谁喝的,他说你给老子滚、滚开。让他喝点水解解酒,他说你给老子滚、滚开。给他脱衣服让他好好睡,他说你给老子滚、滚开。几个月没见,他碰都不碰我一下,一倒头就打起了呼噜。我心一下凉了半截,我想他肯定是嫌我贱,嫌我不干净。不大一会儿,他没离窝就稀里哗啦地吐了,糊擦了一炕。给他收拾完了,还是一屋子酒气,熏得我也想吐。熏得我再没睡着。

分享:
 
更多关于“忍冬果(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