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刹首夏华(散文·外一篇)


□ 梁凌

  是秋天的黄昏,风中,有桂花的香。

  我去收新晒好的棉被,楼上楼下,跑了许多趟。收完最后一趟,竟累倒在床上,索性偎在棉花里,闻阳光的味道,听自己“咚咚”的心跳,时钟走过,有“滴滴答答”的轻响。

  是无意间一扭头,我看到那四个字:刹首夏华。

  像是触了电,怕看错,翻身坐了起来,再看,还是!

  什么?难道在一回首间,夏华,都消失了吗?那些个青葱的叶子,那些缤纷的花朵,娇嫩的容颜……我打了一个激灵。这多像是佛语,是佛家看到我的懒散,在这一时刻,跳出来给我开悟吗?

  那是一副台历。年初,我去一家寺院,一老僧所赠,拿回来后,一直没有打开。什么时候,它被打开了,且放在了佛龛顶上,今天,又在这样的时刻,被我撞见?

  那墨色的草体,很柔软地,绽放在雪白的纸上,看了,却是池上坠莲花,惊心!

  是不是有这样的时刻,夏天,你走在山间小路上,迎面是苍苍翠薇,两边有化不开的稠绿,有蝉声,有花朵,有溪流的淙淙……然突然地一回首,却一切皆变——山,变成了墨色;绿,变成了灰,花朵黯淡,蝉声死寂?这样的时刻,会不会有呢?

  记得制过一次照片,在电脑上,把彩色照片做旧,变成黑白或者黄灰,鼠标轻轻一点,色彩顿时消失,我想,如果时光加快它的脚步,把几十年的岁月压缩,是不是,就有那样的感觉?

  还看过一个电影,电影的名字忘了,是说两个六十多年前的情人,老了,竟有见面的机缘。男人,记着女人黑青的短发,雪白的裙裾;女人记着男人宽厚的肩膀,黑而浓的剑眉……但是,当真实的一切,横陈眼前时,两个人都愣了,那个满脸菊花的老太,那弯着腰的老头,怎么是当年芳华中的那一个?结果当然是失望而归,一个美好的梦,在碎。

  所以,年轻时的情人,是不可以趟过岁月烟尘的。青春,是刹那间的芳华,只在回首中。

  亦想起那天,听一七旬老人闲话。他说,童年的事,还历历在目,怎么就变成老人了呢?怎么就变成老人了呢……他坐在香樟树下,牛反刍似的说着这句话,阳光,像撕碎的棉絮,跌在他身上,我听得心颤,感觉时光在耳边哗哗地流。

  先生回来,我问,是你把“刹首夏华”的台历翻出来的吗?

  他说: “什么刹首夏华?”

  我把台历给他看,他大笑,这不是“华夏首刹”吗?怎么到你那里,全变了呢?

  我吃了一惊,的确是我的错,字,应该是从右到左念的, “华夏首刹”,那家寺院,是佛教传人中国的第一家,已接近两千年,佛家称“释源”、“祖庭”,可不是华夏第一古刹嘛!

  但,我又错得多么好,是佛家,在点化我这懒散的红尘中人吗?

  蜜三刀

  世上最甜的点心,莫过蜜三刀,比蜜还甜。两层面皮子,夹了饴糖,每小块背上切三刀,油炸了,还嫌不够,再跳到蜜里,滚上几滚,油亮亮,香到极致,甜成翘楚,却又不粘嘴黏牙,婉约里带着豪放,甜香绕舌三日,荡了气,回了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