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会》:城市欲望的传奇叙事


□ 李俊国

在为数众多的描写武汉的小说作品中,钱鹏喜的长篇小说《花会》,显出它的特殊性:都市题材的特殊性与作家切入都市的文学视点的特殊性。
花会,据鹏喜先生的小说描写,是曾经广传于武汉三镇的赌博方式。花会“最先盛行于港澳一带水上人家。港风西渐沿长江传至下江吴越,再至江汉平原”。“花会传播到汉口时,正值辛亥革命前夕,事隔二三十年又死灰复燃”①。
长篇小说《花会》,描写的是抗战前后武汉花会的流行兴盛,风云变幻的历史。以花会兴衰写武汉历史,是《花会》对武汉书写的鲜明特色。
花会,作为一种特殊的赌博组织与赌博方式,构成了旧武汉隐性的神经网络。与赌馆、跑马场、交易所等旧上海盛行的赌博方式不同,花会带有很强的民间仪式感与文字雅趣和智力游戏性。
花会投注低廉方便,能吸引一般市民的参与;开场仪式的怪异神圣,如庙会赶集,迎合着市民的聚合性与好奇心;海底猜迷的文字雅趣,相当程度地满足了“小姐、夫人、姨太太和青楼妓女,也有一些街道闾巷来的婆婆妈妈”等城市女性的闲娱心态②。从花会的社会结构形态看,它几乎网络着城市社会的每处空间;游走于街头巷尾的“划子”们,设在各处杂货店的代销点,刊登在武汉报纸传媒上的花会题纸,花会的信息传播、题材发行,构成了一种隐性的城市网络。再从花会的社会组织形式看,花会由上海富商吴海笙与本埠赌场高手,南馆南生)张宗榜联盟,背后依靠武汉青洪两帮大亨杨青山,由此结成党政军警甚至洋奴买办和帝国主义在华势力的城市网络。实质上,旧武汉除了区划行政性城市网络,除了农工士商系统性行业网络组织之外,花会,以及由花会利益同盟所结成的权力结构,是另一种牵一发而动全局的民间性的城市隐性网络。
值得注意的,花会这种民间性的隐性城市网络,直接与城市欲望关联。或者说,它的形成基础与驱动力不是别的,只是城市欲望,以金钱投注方式以博取更大利润的赌博欲望。可以说,花会是由金钱欲望织成的一张城市欲望之网。与城市交通网络,城市行政区划网络,城市市民生态网络比较,城市欲望之网,是隐性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又是动力无穷魔法无边的城市驱动器。因为,欲望是城市的本原或本质。巴黎、东京、纽约这些世界大都市往往被人称为“欲望之都”,形象地显示出都市文明与人类欲望的轨迹与规律:“人类欲望像条红线贯穿了城市的起源和发展的各个阶段。……因为,欲望是创造文明的唯一动力。”③
在已往的都市书写方式中,文学家或全方位地描写都市,如茅盾的《子夜》,彭建新的《孕城》);或取一街一巷式的市民生活,传达都市的文化生态,如老舍的《四世同堂》,池莉的《生活秀》);或以一人命运沉浮再现都市兴衰,如王安忆《长恨歌》);或取一家一户市民生活碎片透视都市人性风景,如张爱玲、方方小说)……而鹏喜的《花会》,另辟路径,由花会这种民间性的隐形城市网络,描写20世纪30—40年代的武汉历史。由花会写武汉,最终直逼城市欲望。《花会》,在中国都市文学的城市书写方式中,开创了一条新鲜而有效的城市描写方式。......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