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锐作家讲习班的手机们


□ 钟志平

事情不大,不影响吃饭睡觉,且过去了几个月,本不该再提,可一根毛刺卡在喉咙,刺刺挠挠的,吐不出又咽不下,不太舒服。
事情是这样的,2004年6月,山西文学院开办了为期五天的“新锐作家讲习班”。课中,,讲台下的手机带了精气神,一个又一个响起,嘹亮地,坚决地,此起彼伏地。于是,先生在台上讲得声情并茂,手机在台下唱得余音袅袅。初唐时王勃的“落霞与孤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灵光,穿越一千三百余年的时空隧道,坚持不懈地在五天里闪现。
清华来的格非先生和北大来的曹文轩先生,显然对山西人民厚成的家底缺乏现实触摸,表情上不免一怔,为,了掩饰,就做-出沉吟状,或假装口渴喝水,等那荚丽的声音歇下。来自山西计委研究所的李霆先生就好多了。想来,他每天研究山西经济,对山西在全国的经济地位一目了然,对山西人民过的什么光景一清二楚,所以就表现得万般自然,仿佛什么都没听见,该说什么还说什么。当然,这里也不排除李霆先生开的会多,会上这种声音听得也多,产生了类似种牛痘的效果。
俗话说,一滴水见太阳。先生们有幸了,相信他们透过这些乐此不疲的声音,强烈感受到了山西人民享受现代化的富足之情。坐在台下的哉,开始还扭头对这些手机行注目礼,后来扭不胜扭,也就不扭了。只是暗暗切齿,那些骨子里定义山西为边远贫穷落后的人们,真想揪住他们的耳朵,让他们也来听听,山西人民用上手机了。
这次来不及了,不过机会还有,我从省作协和文学院的架势看出来了。到那时,机会再伸出硕大头颅砰砰攘门时,我决计尸把揪住,弄它个高八度手机,来个惊倒先生,比死同学的一鸣惊人。
但有件事情让人困惑。山西文学院张锐锋院长的手机,没听见响,却见他拿起来悄悄把头低到桌下去接,每次都是,显得与众不同,似乎见过些世面。我心里一动,难道,新锐作家讲习班的手机遇到了“地域歧视”?日本人区别对待欧洲中国,把淘汰落后的刹车系纬粉妆一新,堂币皇之卖入-中国。山西在不少人眼里……突然蹦出的想法,把我气得要流鼻血。
五天中,我仔细观察,得出了以下不太确、定的结论:张院长多少算场面上人,结交南来北往朋友,手机已与大都市接轨。接轨的手机上课时不用唧唧歪歪,只要振动,就知道有了来电。这样说来,格非先生和曹文轩先生的一怔,也难免另有隐情。
我弄不清该信哪种好了。
山西,香甜黏稠的小米稀饭算是白熬给我喝了,我不知该怎样显摆你了。
事情没有弄清之前,依我小人浅见,应该允许不同作派的手机共存。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宣传民主自由的时代。另外,要派人加紧与张院长联系,如果真有地域歧视,那么,新锐作家讲习班的每个手机都不会答应。如果所谓,的地域歧视根本不存在,我……没来由我突然心旦憋得慌,只好深吸口气,乱吼一句:革命尚未成功,手机仍需努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