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亮的故事(外一首)


□ 赵泽亭

  那天晚上
  我抱着两岁的女儿经过大街。
  灰色的月亮悬挂在
  工业烟雾污染的夜空,
  犹如一盏60瓦的灯泡。
  指着它,我对女儿说:那足月亮。
  月亮,这一优美的单词
  第一次从女儿鲜嫩的嘴唇发出。
  她的头努力地仰起,
  直到月亮在她的眼睛里破碎,
  无数银子的花瓣
  撒落到她小小的泉水深处。
  我们回到了家。
  半夜罩,月亮这个词
  从女儿的睡梦中重新发出。
  我起身,绕过她梦幻的岛屿,
  再一次来到她出生前的那个冬夜。
  
  我,月亮,少女三个人
  在冬天的车站上依依相聚,
  那19岁的少女,就是我女儿的母亲。
  我们对视着,
  她亮晶晶的眼睛自成一个黑夜,
  长长的睫毛构成天边的树木。
  她痴情地望我,然后闭上,
  一颗泪珠从眼睑上掉下。
  这是她仅有的财富,
  我用嘴唇将它接纳,
  咸咸的,甜甜的泪水啊,
  构成了今天我们幸福与艰辛的全部。
  
  2007年4月15日
  
  母亲呵——最后的时刻到了,那你就
  走吧;春天温柔的空气,不能挽留你的
  呼吸;午后明亮的阳光,不能阻止你
  离别的脚步。母亲呵——是你该卸妆的
  时候了,你的人生之戏正在落幕:从
  啼哭的婴儿到咽气的老人,整整八十年
  你的人生是坎坷的,完整的——母亲呵,
  你已献出了自己的一生:勤劳,手艺,
  爱憎,最后,你一无保留地将衰竭的肉体
  也要捐献。放心吧,母亲,你对我的爱,
  不会因你的离去而消失与减弱;它早已
  化作空气,并上升到月亮与星辰的高度。
  母亲呵——你的前途不会孤独;在你
  告别的征程上,有我感激的眼泪与真诚
  的祝福与你作伴;在你即将抵达的彼岸,
  有我的父亲和祖先们,将为你接风洗尘。
  母亲呵——我永远拒绝这就是永诀!
  在这个必将遗忘的世界上,我要把你
  安葬在自己的心里,你生命中经历的
  所有不幸与屈辱,有我的诗歌去承受,
  上替你作证。母亲呵——你告别的方式
  是体面的,平静的;既没有我想象中
  的那样恐惧与凄惨;电不像你担心的
  那样痛苦和羞辱。母亲呵——我将不再
  哭泣,当你微弱的呼吸从身体上影子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