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本对外扩张中的人民


□ 周建高

  “人民”的含义,在不同的国家和各个国家的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内容。综合几种不同语言的辞书对人民的解释,共同之处可以归纳为两点:一、人民是表示群体的集合名词,在整个国家人口中占绝大多数。二、人民在一国内处于被统治地位,不属于社会上层,不直接决定国家政策。
  在中国近现代历史话题中,“日本”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国家名称。与之相关的,“日本军国主义”、“日本人民”之类的词语也屡屡提及。现在简要举例分析一下我们的用例。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当时的中国政府首脑蒋介石说:“我们要严密责成忠实执行所有的投降条款,但是我们切不可予以报复,更不可对于敌国无辜人民加以侮辱。” 一九四八年四月六日发表的《中国各界名人对日政策声明》中称:“我们反对日本复兴,完全因为现在日本政权仍掌握在少数侵略派手中,并非反对一般日本人民,反之我们很愿意与日本广大人民合作,促成日本真正民主化早日实现。”一九五○年一月十七日,题为《日本人民解放的道路》的《人民日报》社论说:“日本帝国主义曾经并且现在仍然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但是日本人民却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日本人民和中国人民有共同的敌人,这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及其支持者美国帝国主义。”持此三种言论的人代表不同的政治立场。他们共同之处是,把日本人民和日本侵略派、帝国主义者区别对待,而且认为日本人民与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处于对立位置。
  一九五六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日本战争犯罪分子免予起诉决定书中称,“鉴于日本投降后十年来情况的变化和现在的处境,鉴于近年来中日两国人民友好关系的发展”,因此决定对日本战犯宽大处理。当时日本与中国尚未建交,没有政府之间的直接往来,只有民间交流。在这种语言情境里,也是把日本人民跟日本政府作不同立场看待的。
  日军侵华期间在山东掳掠了一个叫刘连仁的农民去日本做苦工。刘连仁不堪忍受北海道煤矿的强制劳动虐待,一九四五年七月三十日逃出煤矿,隐匿于荒山中辗转藏身十三年,受尽苦难。直到一九五八年才被人发现,而日本政府非但不道歉救助,反而称刘连仁为有“非法入境的嫌疑”。后来在日本友好人士和在日华侨的帮助下回到祖国。刘连仁在回国的前一天,发表“感谢日本人民并谴责岸信界政府逃避责任的声明”。在这个语境中也是把“日本人民”和“日本政府”作为对立的二元实体认识的。
  根据此中“日本人民”一词的用法来看,给人的印象似乎是日本人民一贯与政府对立、反对日本对外扩张侵略。历史似乎并不如此简单。
  一八九四年日本和中国开战后,三井、岩崎、涉泽等实业家组成了报国会,积极筹集军费。妇女们则从事恤兵运动。与政府严重对立的议会,在开战后也通过了巨额预算,作出了协助战争的决议。原计划募集三千万元的公债,实际募集到七千七百万元。佛教各宗和基督教随军布教,慰问军队。《雪的进军》、《妇人从军歌》等军歌在国民中广为流传,使军队斗志昂扬。《国民之友》杂志和《国民新闻》报的主编德富苏峰,把日本挑起的侵略战争说成是日本开国以来“所淤积的磅礴活力的发泄”,是“与维新革命一脉相连的一次喷火”,大肆称赞天皇的战争行为,认为皇室与国民上下一心,“发扬三千年以来世界无与伦比之大日本国体”(德富苏峰:《大日本扩张论·序言》)。福泽谕吉,这位近代日本著名的思想家,以在日本提倡“文明开化”出名,一直高喊自由、平等和独立。在战争打响后,不但在报上发表文章积极支持政府的侵略行为,认为日本对中国的战争是文明对野蛮的战争,而且带头在民间募集军费。战后他在自传中说:“这种官民团结一致的胜利,实在令人高兴,值得庆幸。”福泽谕吉的弟子尾崎行雄,曾经参加过自由民权运动,后来被称为“宪政之神”。一八九五年,他认为“并吞中国符合日本帝国之利益,亦为中华民族之幸福也”。甲午战争中日军打败清军,日本社会充满歌颂战争的声音,连小学生也唱起了这样的歌谣:“支那佬,拖辫子,打败仗,逃跑了,躲进山里不敢出来。”
  甲午战争中日本侵略朝鲜、中国之际,出现了空前的民族团结。这种情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后的对外侵略中再度出现。
  “九一八”事变为标志的侵华战争开始后,日本各地的火车站,连偏僻乡镇的小站,都经常出现欢送士兵出征的人海,手中挥舞着小旗。人群中高呼“万岁”。一九三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日军在上海战斗中,三个士兵阵亡,陆军把他们渲染为“炸弹三勇士”。三日后,四个公司争着以此为主题拍摄电影,一周后就在日本电影院上映了。在征集“三勇士”的歌曲时,全国应征者达二十万篇;还为“三勇士”竖立铜像和纪念碑,把事迹很快编入教科书,摄制了百部以上的电影。可见日本人民对于侵华战争的普遍关注和热情支持。
  日本工人、农民反对国内的资产阶级,但是并不反对对外战争。“九一八”事变后,社会民众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声明:“在坚决反对始终拥护资产阶级权益这种态度的同时,我们也坚决不采取因为是资产阶级的权益,满蒙就应该无条件放弃这种空想的国际主义态度。”在一九三二年一月该党大会的口号中提出“把满蒙的权益从资本家手中夺回来!”全国劳农大众党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召开的代表大会上,也提出“把满蒙的权益从资本家手里夺回来,交给工人、农民”,“把我国现在的二百万失业者派到满蒙的原野,满蒙的权益应该通过他们的手来处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