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巷(短篇小说)


□ 刘玉明

  

  立春后的这场雨把小城湮没在蒙蒙的水汽之中。软自的水雾在小城的上空凝聚盘旋,再慢慢流淌下来,缱绻在青瓦屋面上、深巷浅胡同里。冬天里灰白的瓦草、青石板罅隙里枯死的青苔缓过气来,把一身淡淡的绿在不起眼处招摇。春雨下了整整十天,把这座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小城溶在绵密的细雨里,慢慢发泡变软。

  春雨贵如油。但林慕华回想起1944年春天的这场细雨,总觉得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在雨水里沤烂了,坏掉了。透过这部分坏掉的时间,林慕华依稀看见陈亚兰站在被岁月剥蚀的舞台上,她低吟浅唱,她挥动白色的水袖,她满是青春的眼睛……林慕华对妻子西凤说,这个人,我一辈子也放不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西凤正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身患绝症的西风伸出干枯的手摩挲着林慕华的脸,说,这一辈子,我最放不下的还是你。

  好想再回后巷去看看。临死前,西凤说。

  林慕华的眼睛湿了,泪光中,他看见21岁的林慕华撑着黑布伞走过李子园舞厅,走过西街,走进后巷那条斜斜的青石面街道。

  林慕华撑着黑布大伞来到后巷的祥福林茶馆的时候,邓福林正在和几个茶客闲聊。“赶得上梅雨季节了,啥东西都长了白毛。”邓福林抄着手说。

  “西凤,西凤,你们家掌柜说东西都长白毛了,你长了没有?”一个茶客笑嘻嘻地对正在续水的西凤说。

  “问你姐姐去。”西凤说。几个茶客发出放肆的笑声。

  邓福林嘿嘿地笑。透过模糊的玻璃窗,邓福林看见林慕华站在朱红斑驳的柱子前小心翼翼地收起伞。水雾飘荡的街面上,走过一条神情恹恹的狗,走过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挑夫,走过打着油纸伞的小脚女人。林慕华抬头看了看悬在屋檐下的红灯笼,灯笼被雨水打湿了,滴下淡淡的红染料。

  “林先生来了。”西凤对邓福林说。邓福林打了个哈欠,看着西凤。西凤嘟囔着说:“我去看看水开了没有。”

  林慕华踏进茶馆,邓福林就迎了上去。林慕华不太喜欢邓福林。邓福林看起来有些猥琐。邓福林说:“林先生,可把你等来了,你老好久也没有来喝茶了。我家里的唱片机坏了,老是唱不响,正想找你看看咋回事呢……”小城里的人喜欢把留声机叫做唱片机。

  西凤提着水壶出来,说:“唱片机有啥好听的,只有声音又看不见人,坏了扔掉算了。”

  “你懂个屁。”邓福林说,“我这个唱片机还是托人从上海买回来的呢,全县城就只有几个,说扔了就扔了?”他一面说着话,一面让林慕华上了楼。

  留声机是好的。林慕华笑着对关门的邓福林说:“你的板眼儿真多。”

  邓福林走到留声机前,很熟练地取下唱针,从中空的唱针管里取出一卷纸片。“很快就要坏了。”邓福林说着话,把纸片卷成小卷放进林慕华的伞柄里。“龙公馆的张副官认识吧,他明天会去广东会馆听戏,把这个交给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小说(上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