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师经济”缘何兴盛


□ 唐昊华 南师范大学副教授

类似王林这样的大师在中国频频出现,不但制造了个体一时成功的案例,更加编织了不同层次的社会网络,形成了小范围的政治生态,替代了由书面法律规章等构成的正式制度

  特约作者 唐昊

  和张悟本、李一等单纯通过结交名人而自抬身价的“大师”相比,结交名人只是王林商业网络中的一个环节而已,这个环节的最终目的是商业领域的成功。王林可谓是升级版”大师经济”的代表人物。而类似的“大师”在中国频频出现,不但制造了个体一时成功的案例,还编织了不同层次的社会网络,形成了小范围的政治生态,替代了由书面法律规章等构成的正式制度。在这个网络中,存在着非正式的商业规则和社会伦理。

  权力“掮客”

  有媒体总结王林赚钱的路径有五种:替人看病、收拜师费、放高利贷、炒房地产、倒买倒卖。前两项是技术工种,后三项属商业职能,本来都是很平常的经济活动和赚钱方式,但是,每一种方式一经“大师”这个符号的光环笼罩,立刻成了超级赚钱工具。如拜师费,几千年前的孔子只要求一条干肉即可;今天上几年大学也就几万元钱,进入长江商学院虽然贵,也不过几十万;而王林从关门弟子邹勇那里收取的拜师费则是数百万元、上千万元。

  不过,这个拜师费并非是因为邹勇等“弟子”试图从王林那里习得绝世神功,而是要通过王林进入他所营造的关系网络,接近权力从而获得赚大钱的机会。因为王林在江西乃至全国有丰富的人脉资源,可以为邹勇们介绍许多有用的人。事实上王林也不负所望,邹勇通过王林的引荐认识了刘志军,申请下了一个赣西电煤项目,获利颇丰。据王林估计有“一二十个亿”。如果没有中间人介绍,这一切几乎不可能发生。这样看起来,几百万的拜师费还是小意思。当然,分利不均也成了师徒两人纷争的导火索。王林一纸诉状将邹勇告上法庭,币诌B勇则通过揭露王林来彻底毁掉他的关系网络。

  在中国某些特殊时期和领域,取得商业上的成功,特别是巨大的成功,决不能忽视权力的作用。上世纪80年代的“官倒”,即是在“双轨制”的经济模式中,有人可以在计划经济的体制内通过关系,以极低的价格得到钢材、水泥、家电、车皮的供应,转而在计划体制外的市场上销售,轻易地牟取暴利。而上世纪80年代几乎濒于破产的交通、通讯、银行、能源等国有企业,发展到现今的垄断地位,完全是依赖行政权力的介入、国家资源的投放和对其他企业的市场准入限制,才得以维持、盈利和垄断。今天的众多商业环节,如注册、运营、销售、税收、上市,无不是在具有高度自由裁量权的行政权力宰制下进行。

  回顾以往中国经济改革的进程,地方政府更是长期扮演了经济增长主导者的角色。既能通过经济政策激励企业发展(如“珠三角”地区上世纪80年代的宽松政策导致的地区经济繁荣),也能通过政府不当介入而致使好端端的企业毁于一旦(如上世纪90年代健力宝企业在地方政府干预下的衰落);更可以通过经济政策的紧缩而限制民企发展(如金融垄断下的民企资金缺乏)。

  在社会资源被行政权力掌控的情况下,资本若想获得资源,就必须接近权力,而接近权力需要门路和中介因而产生了大量的“请托”需求,由此催生出权力与资本之间的中介产业,促成权力和金钱之间的交易。王林这样的江湖大师,其真正的身份其实就是权力“掮客”。作为权力与资本的中介,这些“掮客”可以有效地降低两者之间的交易费用、配对时间,能快速寻找到双方兴趣的重合点,因此是双方都需要的。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大大降低了行贿受贿的风险成本。

  权力“掮客”的参与,使行贿受贿钱权交易出现网络化,也使得腐败和寻租行为由私下里的个人行为,变成一个市场体系。如此,“大师经济”的盛行,成了腐败和寻租行为在当代的升级。事实上,行政权力控制下的市场经济体系越发展,这种中介产业就会越发达。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是王林这样的“大师”,而非其他的什么人?

  非正式网络的营造者

  王林一开始是作为气功师而出现的,也以治病为名结交了许多高官和名人。不过,归根结底,气功和戏法只是敲门砖,核心的竞争力来自可供合影的高官名人的影响力。在所有的人脉资源中,最受欢迎的应该是政府高官,其次是娱乐明星等社会人士、知名企业家等。“大师经济”、合影经济无非就是将人脉资源盘活,形成一个有能动性的、相互支持的社会网络。

  在中国,认识到这个非正式网络作用的大有人在,接近财富和权力的途径也是五花八门。媒体报道过许多富豪相亲会,都是应者如云;娱乐晚宴更是外围女星与富商的交易和“上进”之路;漂亮女星多选择嫁给富商,说明女人早就意识到可以靠结婚、靠接近财富来改变命运。相比之下,草根男人无法利用色相,只好发挥“忽悠”功能,靠接近权力来改变命运。前者产生了无数交易型婚姻,而后者则造就了许多“大师”。不正常的人际网络催生了“大师产业”。王林通过这个网络获取了很大的商业利益。2001年,王林200万买下芦溪宾馆,当地政府送王林百亩林地06年后,芦溪宾馆和林地以420万美元转让,获利数千万。萍乡市政法系统一高级官员认为,这是王林在芦溪挖到的“第一桶金”。此后他通过放高利贷、投身房地产和金融而获得更大利润。由其介绍认识权贵的企业获利也动辄有“—二十亿”。官员则通过王林的影响力获得了物质、健康和精神上的多重好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师经济”缘何兴盛”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