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中国寻找公关王位继承人




《传播》:Diane你好,首先恭喜你这两本书顺利出版。我们知道你之前一直在IPG集团旗下的Golin/Harris(高诚公关)台湾任职,为什么忽然想到要来中国大陆来,是不是纯粹因为公司大陆业务拓展的工作安排?
吴锦屏(以下简称“吴”):不是。2003年10月,本来我的未婚夫是希望我能够退休,和他到美国去生活。我跟他说我还有一个心愿没有达成,那就是我是中国人,我要到内地来工作,我希望可以把我的最后一个职位放在中国大陆,把我在公关领域的所学和专长教给这边的人。只有完成了这个心愿,我才可以快乐地回美国去。当时公司的合约已经送到我的家里了,就是要我做一个决定,我是回美国,还是来上海。最后我的未婚夫也很支持我,于是我就来到了上海。
另外,我到中国来也是为了2008年。我希望能够在这一两年里将中国新的公关人训练起来,帮助他们成长。我常常跟学生讲,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应该错过2008年和2010年。在这两个时间点上我要拿一个奖状回去,这样到老的时候,我才能坐着摇椅告诉自己:“那一年我没有缺席”。

《传播》:看了你的书,才知道原来你在台湾的公关界已经打拼了15年,而且大名鼎鼎。现在又来到大陆。坦率地讲,你是否有过要离开这一行的想法?
吴:我在台湾的业界很有名,大家都叫我公关女强人,那时一年我发出去的名片都不超过50张,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不过公关真的是一个压力很大的行业,是前五大死亡率最高的行业。如果我今天不做总经理的话,我一定会去教书,我很喜欢教书,因为我念的是教育行政。当然如果我一开始就教书的话肯定是发不了财的,因为做总经理的薪水还是不错的。不过现在我除了写书之外,还在台湾和上海的大学讲课。
也有很多人问我,说你在这个行业里做了十多年了,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你还是很快乐。我觉得首先是我在公关行业里得到了我应该得到的,比如说钱财,当然还有老板的疼爱和员工的支持,这些都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另外就是我经常自我反省,希望通过公关的力量借助传媒的帮助,把一件事情做得对社会更有意义。
曾经有一位演员跟我讲,他之所以愿意做演员是因为,做一个普通人只能活一辈子,而当演员可以活好几辈子。我觉得做公关就像是做演员。我的兴趣很广,喜欢接触不同的企业,如果只让我做一个企业和一个行业,我会受不了。所以我进入公关行业15年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在这里我得到了我应该得到的东西。我是一直很快乐地做公关。

《传播》:我听说你在台湾经常被称作是“short hair Diane”,我们在书的封面上也可以看到你当时的头发非常非常短。你很喜欢这个发型吗?
吴:我觉得做公关个人的形象很重要。我原来的头发很短,就像我书的封面上这样。因为当时在公关业里有很多杰出的男士,而且也有很多男生乱侃说女生不如男生。那时候我也特别想出人头地,于是就把自己的头发剪短,像一个男生一样,因为我不希望别人把我当女生看,不希望当花瓶。那时候圈里确实有的女生就是靠女色,然后案子就来了。而且我的个性也很像男孩子,很直,这就过滤了很多找我不是为了做公关的人。我就是要让别人知道,找我做案子,就是规规矩矩地做案子,不要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这个短头发我留了十多年,后来我的未婚夫说,看着我的头发,他总觉得好像是在和一个男生交朋友。这样我才慢慢留长成现在的长头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传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