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在今天呈现了什么


□ 刘 淳

山西文学》2005年第5期发表署名为潘平安的《我看太原市政府的执政能力》一文,读后心中为之一震,那一刻,心中多少年的困惑似乎有了某种答案。我不是在谈论这篇文章写的多好多妙多么深邃,而是说,引发我对当今文学的思考。因为,从197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二十多年间,中国当代文学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改变了1949年以来中国文学的原有形态。尤其是1990年代以后,中国当代文学发生了更为显著的变化,甚至,改变了1980年代中国当代文学的基本形态。因此,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文学?今天,我多年的思考应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化而找到了答案,我忽然在这篇文章中有所感悟:什么是文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文学在今天呈现了什么——这是我多年来一直关注、思考的问题。
我的思考来自于两个方面,第一,因为这篇文章发表在文学刊物上,因此会引发一个问题,它是不是文学作品?一篇论政文章与文学有什么关系呢!这是许多人首先想到的问题。人们在阅读之后产生的疑问和困惑是1949年以后新时期文学艺术概念影响的结果。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严重地束缚了很多人基本的文学观和艺术观。第二,从学术的角度说,什么是文学。文学在今天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形态。也就是说,它是不是文学的问题还要从什么是文学的角度寻找答案。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并且按照长期不变的文学标准衡量的话,它是被否定的——它不是文学。但是,在经历了从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我们显然不能用传统的文学观和价值观看待当代文学。我们应该以发展的眼光和新的视角重新认识事物。从这个角度说,重要的是文学在今天呈现了什么,文学在今天发生了什么。这是问题的核心,也是我们重新认识文学的一个新起点。
在我看来,如果对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清醒认识,至少,我们的文学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变化而迷失方向,甚至脱离了当代社会而成为一种把玩传统文学趣味和技艺的游戏,同时也失去了文学应有的功能和意义。另外,我在这篇文章中,还看到了早年作家论政的传统,似乎重新唤起推动社会进步的言论力量。
其实,作家论政在中国有着非常悠久的传统,所谓论政,不是街头巷尾或隐秘之处仨一群俩一伙的私语,而是在公开场合、公共媒体、报刊杂志上以公开的方式进行批评的职责。尤其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出现以后,论政成为他们关心社会进步最主要的方式。“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今日国中作家数量之多在历史上可谓空前,但是,论政的传统早已随风而去。我不知道这是国家的悲哀还是作家的悲哀。
1990年代中期,有人提出“人文学”概念,这个提法表明了文学应该有更为广阔的天地,也就是说,作家不应总是在传统的麦田里守望。所谓“大文学”,就是说文学已不再是少数人的“高尚行为”,而是人人参与并发出声音、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当然,从作家论政的角度上说,即使一些作家主动参与论政,事实上并没有达到一个非常自主的境界。其实,在现代社会中,作家首先是公民,政治是公共事务,是众人之事。从法律的意义上认,每个公民都有议论政治的权利。作家与常人相比,读书多,接受教育相对系统,思考问题也有深度,因此具有较好的表达能力。另外,在各种场合发言机会多、表达能力强也是作家与一般公民的主要区别,也是作家在论政方面的优势所在。在正常情况下,作家在论政上不但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直言不讳地表明自己的观点和态度,更应该是弱势群体的代言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促进我们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但是,今日作家更多的倾心于自己的“专业” (即小说、散文、诗歌创作),而实际上这个“专业”离现实又很遥远,因此无暇去关心政治,这也是当代中国作家的局限所在。
从办刊的角度来看,国中所有的文学刊物在办刊方向上注重其“专业性”,所谓“专业性”就是以发表文学作品为主——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文学评论等占据了刊物的主导地位和主要篇幅。这一点没有错,问题是长期以来,这种对“专业性”之强调限制了文学的扩充和发展,尤其是在社会的转型时期,使文学在社会的变革时期原地踏步。刊物是一种声音,一种态度,一种风格,也是一个立场。一个文学刊物在转型时期如何立足于社会,需要的是办刊人的知识储备和眼力——对中国当代社会和人的生存环境的把握。这就需要改变原有的系统——对传统文学的超越。这不仅需要办刊人的知识积累,更需要对当代社会敏感的洞察力。当然,还有对那些超越传统文学作品的判断能力。好与坏涉及到价值标准。尤其是在一个价值稳定的体系或者价值稳定的时期,判断力和眼力也是在当代社会变革时期“大文学”所需要的鉴赏力,特别是在价值大变动时期,判断本身和其过程就是参与价值体系的重建过程。
我们正处在一个多元、开放的时代。文学应该是在这多元和开放的时代中不断发生变化的,它总是不断地通过变化给人类揭示新的感觉并展示新的世界。因此,无论是作家或文学刊物,都应在当今中国的社会变革时期保持它所处时代的人的生存感觉和关注点的双重敏感性,通过这一切,证实对一个时代区别于其它时代的价值和意义支点。从这个角度上说,作家更像感觉敏锐的艺术家——将正在发生的文学现象(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文学现象)作为出发点,同时,也是区别于批评家和史学家的重要标志。我以为,当代文学已经发生了变化,或者说,文学的概念正处在一种游移的状态中,固有的文学概念不再是当代文学的本质,当代文学应该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发生变化。关注人、关注人的生存环境、关注人的生存状态已经是作家不容忽视的责任,也是作家无法回避和摆脱的社会职责。并且成为社会转变时期的重要标志。当代文学不再有什么标准,它的特点是随着中国社会的变革而发生变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