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在今天呈现了什么


□ 刘 淳

《山西文学》2005年第5期发表署名为潘平安的《我看太原市政府的执政能力》一文,读后心中为之一震,那一刻,心中多少年的困惑似乎有了某种答案。我不是在谈论这篇文章写的多好多妙多么深邃,而是说,引发我对当今文学的思考。因为,从197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二十多年间,中国当代文学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改变了1949年以来中国文学的原有形态。尤其是1990年代以后,中国当代文学发生了更为显著的变化,甚至,改变了1980年代中国当代文学的基本形态。因此,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文学?今天,我多年的思考应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化而找到了答案,我忽然在这篇文章中有所感悟:什么是文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文学在今天呈现了什么——这是我多年来一直关注、思考的问题。
我的思考来自于两个方面,第一,因为这篇文章发表在文学刊物上,因此会引发一个问题,它是不是文学作品?一篇论政文章与文学有什么关系呢!这是许多人首先想到的问题。人们在阅读之后产生的疑问和困惑是1949年以后新时期文学艺术概念影响的结果。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严重地束缚了很多人基本的文学观和艺术观。第二,从学术的角度说,什么是文学。文学在今天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形态。也就是说,它是不是文学的问题还要从什么是文学的角度寻找答案。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并且按照长期不变的文学标准衡量的话,它是被否定的——它不是文学。但是,在经历了从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我们显然不能用传统的文学观和价值观看待当代文学。我们应该以发展的眼光和新的视角重新认识事物。从这个角度说,重要的是文学在今天呈现了什么,文学在今天发生了什么。这是问题的核心,也是我们重新认识文学的一个新起点。
在我看来,如果对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清醒认识,至少,我们的文学将会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变化而迷失方向,甚至脱离了当代社会而成为一种把玩传统文学趣味和技艺的游戏,同时也失去了文学应有的功能和意义。另外,我在这篇文章中,还看到了早年作家论政的传统,似乎重新唤起推动社会进步的言论力量。
其实,作家论政在中国有着非常悠久的传统,所谓论政,不是街头巷尾或隐秘之处仨一群俩一伙的私语,而是在公开场合、公共媒体、报刊杂志上以公开的方式进行批评的职责。尤其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出现以后,论政成为他们关心社会进步最主要的方式。“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今日国中作家数量之多在历史上可谓空前,但是,论政的传统早已随风而去。我不知道这是国家的悲哀还是作家的悲哀。
1990年代中期,有人提出“人文学”概念,这个提法表明了文学应该有更为广阔的天地,也就是说,作家不应总是在传统的麦田里守望。所谓“大文学”,就是说文学已不再是少数人的“高尚行为”,而是人人参与并发出声音、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当然,从作家论政的角度上说,即使一些作家主动参与论政,事实上并没有达到一个非常自主的境界。其实,在现代社会中,作家首先是公民,政治是公共事务,是众人之事。从法律的意义上认,每个公民都有议论政治的权利。作家与常人相比,读书多,接受教育相对系统,思考问题也有深度,因此具有较好的表达能力。另外,在各种场合发言机会多、表达能力强也是作家与一般公民的主要区别,也是作家在论政方面的优势所在。在正常情况下,作家在论政上不但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直言不讳地表明自己的观点和态度,更应该是弱势群体的代言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促进我们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但是,今日作家更多的倾心于自己的“专业” (即小说、散文、诗歌创作),而实际上这个“专业”离现实又很遥远,因此无暇去关心政治,这也是当代中国作家的局限所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