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网上新娘


□ 诸 山 陈 仪

我终于有了亲近女人或者说结婚的念头。
如果哪个敢对我说不行,我一定会跟他急。就像在我还不想结婚的时候谁要是劝我结婚我会跟他急一样。
想想看吧,现在是人不是人的,胳膊里都挽着一个扭捏作态的女子在大街上晃来晃去,我问你看了究竟急不急。但是我不急。我急什么呀,他们胳膊里挽的都是些三流角色,像我这样品位高雅之人看了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但是差不多6个月以来,隔壁长头发韩文强到了晚上就要和他那个相好的合谋刺激我,主要是那女的,弄出那一串串断断续续的呻吟,怎么说好呢,简直是要把人活活折磨死,如笙似笛,在空旷而寂寞的楼道上嘹亮地奏响、冲击、弥漫。
我内中暗暗把她称为“小公共”,可是脑袋一偏又禁不住想起她那可人的模样儿。
简直是要把人活活折磨死。
文联除了有宿舍,还有一幢家属楼,成了家而编制又在文联的人住家属楼,单身者就住在与办公室连成一体的文联宿舍,因为只有我和长头发韩文强两个人住,基本没人关心,故年久失修,以至于墙壁的泥皮脱落,隔音性能极差。我和韩文强所住的是状况最好的两个房间。之所以只有我和韩文强住在偌大的文联宿舍里,是因为我俩是文联硕果仅存的两个年轻人。这里曾经有不下一打同我们一样的年轻人。其他人都干吗去了?跑了。跑到哪儿去了?谁也说不清楚。反正都是比文联更实惠的去处。
文联是一匹苟延残喘的骆驼,等待文化的沙漠为它举行世纪末的葬礼,韩文强这么说。韩文强还说,在文联被企业家实行定向爆破之前他暂不离开文联,什么时候要炸呢就捎带上他,他要与这宿舍同呼吸、共命运。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文联工作人员对他这番表白皆信疑参半,而且依我看其中怀疑的成分还要大一些,因为谁也看不出韩文强对文联的工作有多么热爱,他要“借文联之腹生自己之子”,这是肯定的。
早晨,长头发韩文强那小子是迟迟不露头的,只有那“小公共”披了件透明或半透明的睡衣,在我必须经过的洗手间里晃着白得刺眼的一截胳膊哗哗啦啦地洗漱,对我又是一个莫大的刺激。那若隐若现的内裤边痕和米黄色的胸罩在我眼中猎猎如旗,散发着诱人的体温和一种甜丝丝的味道。我在心里歇斯底里地诅咒韩文强,巴不得他立马死掉,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他此番弄来的这个女人的确非同一般。坦白地说,我对她有了某种感觉。我端着脸盆毛巾牙刷进去,正赶上她往外走,我立刻作出后退的姿态以示礼让,她则冲我会意地笑笑,美丽的下巴颏儿圆润如玉,香香的,香而不腻,我还恍然梦中,她已像一阵风一样从我身边飘了过去。当飘进韩文强宿舍的一刹那,响起的带门声像一把双刃蒙古刀,简直要把我的心给豁成条儿碎成片儿了。
我只好抓起浸透水的毛巾捂上脸,然后让一盆冷水兜头而下。
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韩文强,虽然头发长得扎眼(我觉得他的长头发叫人恶心),这小子对付女人的本事却厉害得出奇。他看好的女人,几乎没有不被上手的。我亲眼见过他在市郊一间练歌房把一个生动丰腴的女人哄得像只乖乖猫,围着他团团转,而这一切只不过用了个把钟头。我还没来得及注意他下面还要玩什么鬼花招,就看见那女人跟着他钻进一辆酱红色的士一溜烟而去了。当然,他与他的女人的相处要比与他们的相识长得多,也就是说往往要超过一两个月,不过也有持续了三五天就拜拜的,但很少有维持到半年的情况。所以现在这个与他同居快达半年了的女人,自然而然就引起了我的兴趣。实际上韩文强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再在晚上披星戴月地外出,相反,他常常在晚上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半宿半夜地熬,虽然他早就放声要搞一个什么大部头的著作出来(至今尚未杀青),但依我的经验,他晚上一般是不写东西的,他是在忙另外的事情。而且凭我的直觉,这“小公共”不是韩文强从一般的练歌房之类的地方搞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