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部值得一读的历史小说


□ 吴德铎

  曾朴的《孽海花》,问世以来,一直是部畅销书。解放后也曾多次重印,说明这书颇受欢迎。
  由于《孽海花》的畅销,加上这书本来就是“未完成的杰作”,继曾朴而续作的,颇不乏人。燕谷老人(张鸿)的《续孽海花》是值得推荐的一种。
  燕谷老人的《续孽海花》,开始是抗日战争期间、在北平一份杂志上连载,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上海真善美书店单行本出版,销路似乎很不错,一个月之后(一九四四年一月),又重印(再版)了一次。就目前所知,以后一直没有重印过。现在去原书出版已快四十年,要找一本当年的印本,确非易事。不少人以未能获读为憾,这是现在将它重印问世的重要原因。
  《续孽海花》全书共三十回。内容主要是介绍和描绘清末戊戌变法和义和团两大历史事件。这两大事件所占的篇幅,颇为悬殊。戊戌政变,几乎是原书一开始(第三十二回)便露了头,到第五十四回才告一段落。在内容上约为全书的百分之八十,而义和团则不过以四回(第五十七回至六十回)的篇幅,匆匆带过,与戊戌变法比较之下,令人不免有草草收场之感。
  曾朴《孽海花》是以赛金花为线索,叙述同治、光绪年间的政治历史,《续孽海花》虽也用赛金花的故事作开场白(否则便无法“续”),但在全书中,赛金花出场的次数并不多,所占篇幅也很有限,显然,作者不过用它作引子或点缀,无意在赛金花身上花太多的精力、笔墨。很可能作者本有一番雄心,只由于某些客观原因,使他不得不草草终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作者最初的设想范围如何广阔,全书的重点人物,决不是赛金花,这点,无论是从全书的结构、布局,还是从其他方面所反映出的作者意图,都可以明白无误地看到。
  曾朴、张鸿是一双好友,他们的《孽海花》、《续孽海花》二书,名义上有先后嬗递的渊源,但二人的写作态度大不相同。曾朴也许是受当时风气的影响和迎合市场的需要,《孽海花》中不仅许多地方肉麻当有趣,而有些描写又是过分(甚至可说是极度)的夸张,人们读了非但不感谢作者的匠心独运,反而会以为写作态度未免太不严肃。这种毛病《续孽海花》中可说极少。尽管书中也有狭邪的记载,但都写得落落大方,丝毫无不堪入目处。在旧社会中,许多人深信不疑的剑仙,在《续孽海花》中,通过一位老法师之口,说出了作者对这种传说的看法:“就是剑术,只是练习的精神气一贯,比较平常人神速,那里真有文人所说的稀奇古怪呢!”(第三十八回),在那时候,作者能有这样的认识和以这样的态度来写作,应该承认,是难能可贵的。必须说明,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标榜作者是位“道学先生”,如果真的是道学先生,根本就不可能自己动手写小说,更不用说撰写《续孽海花》这样的小说了。
  《续孽海花》,对史料的运用,也比较忠实、慎重。最突出的一点,便是当年喧腾人口的“瓦赛公案”,几乎是众口一词,连鲁迅先生,在激动的时候,也不免这样说,而张鸿在写到瓦德西与赛金花的交往时,故意突出瓦德西的年龄“已经五十八岁了”(第五十八回),因而在《续孽海花》中,瓦德西、赛金花二人之间没有任何苟且的行为,张鸿以此瓦德西非彼(《孽海花》中的)瓦德西的办法,来弥合他与曾朴在这一点上的分歧,虽不免有些牵强,他的用意却很明显是想纠正曾朴《孽海花》所造成的历史假象。书中征引有关文件(如第四十一回中引的《保国会章程》、《保国会会讲例》和康有为讲话稿),均特地标明“照当时印发原本,不易一字”,也说明了这一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