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踏歌西水峪


□ 麻其勇


那是一个朝代的边陲,等着我们的脚步叩击。
时值深秋,板栗摘熟,核桃晒干,柿子红透。从车内向窗外远处的山峦望去,但见霜林如醉,红叶翩跹,层峦尽染。秋风起处,落叶一如纷飞的雪花,成群成阵地离开树梢滑过村庄掠过小溪飘向原野。
一下车我们就到了一道峡谷的跟前了,一道拦谷的大坝屏障着我们的视线,从坝脚仰望上去,高高的坝体有如一面陡峻的悬崖,悬崖的上面便是万仞山尖,我们近于匍匐地气喘吁吁地沿着悬崖的阶梯攀援上去,坝上速降勇士们的身影在悬崖间一闪一闪地滑行,绐我们脆弱的神经一惊一乍地战栗。
站在坝上抬头,万仞起伏的山间,长城在那里起起落落,像一条古人遗失的长裾晾在这群山莽莽的燕山,被朔风吹得辽阔邈远。我不禁肃然怅然,我们此刻正走近一个王朝的边陲,脚下的砖石似乎还传导着金戈铁马的激越声。
古人的声音回荡起来了。“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但闻燕山胡骑声啾啾”,“燕然未勒归无计”,他们的斗志他们的雄心潮涌过来拍击着我的心扉。是啊,没有导弹火箭的年代里,这里成了一个民族的咽喉,成为必须誓死捍卫的关山要塞,除了以血肉之躯守卫以外,还要用这砖石筑就一道堤坝,这砖石印证着守土的决心和雄心。
我们沿着水库的边沿盘桓,从荆棘丛莽中开辟的小路慢慢穿行,明代板栗园向我们尽情地铺展着深秋的黄色,守关人手种的板栗在烽火台下斐然生长着,此刻的栗叶黄黄红红,半挂树梢半铺地,屹立了五百年的虬枝仍然雄浑地高举着守关人的执著,他们生生不息地与头上的关山烽火台相拥相濡相伴相随。
站在这隘口关山望着寥廓的群山,眼中的板栗园勾勒出一幅征人戍边的情景:当幕降关山,远处的山头响起激越的胡人马蹄,敌人的营帐里升腾起幽幽怨怨的羌笛,强敌在侧,战争如箭在弦一触即发。一场场浴血奋战,这关山早就被鲜血铸硬了,将士们的铁甲和身子也铸在一起了,他们的神经长年累月如弦绷紧,他们枕戈待旦,他们彻夜不眠。狼烟一次次从板栗的枝叶间腾腾蹿出,熊熊的烽火映红了他们的铁甲和铁甲一样刚毅的脸庞……殊死搏斗弹尽粮绝了,这板栗核桃柿子就成了他们保家卫国的坚强支撑。靠这些野果敌人再不敢南下牧马,靠这些野果才国泰民安海晏河清,这板栗这柿子这核桃就是保佑一个民族摧不垮压不倒杀不灭的救星。
如今羌管悠悠的地方早就被葱茏的牧歌抹去了幽怨的伤痕,长城也在五百年的风雨里寂然颓圮,金戈铁马化着了一车车彩旗飘飘的旅游团队。守边人结着茅草毡皮的营帐,隆起了白楼铁塔,五百年朔风掠过的长城脚下,戍边人的血脉依旧伸展,像板栗、柿子、核桃一样茁壮地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斑驳的日子也已绚烂,如今营帐长成了村落,村寨出落成了边镇,长城坍塌的地方他们用血脉紧紧地连上了,那用血脉连接的长城连绵无尽辽阔无垠,无论岁月怎样冲刷永远屹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