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线天


□ 姚鄂梅

  偷了钱包的表姐为了逃避警察的追查,到广东一家服装厂打工。在谈恋爱期间怀上了孩子,但表姐发现,男友家并不富裕,男友欺骗了她。孩子是生出来还是做掉?表姐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
  
  那辆大货车在村中央的公路上停了有一会儿了。我们坐在各自的家里,伸长脖子望过去,这里不是站点,也没有饭馆和加油站,它为什么要停下来呢?
  有人溜达过去,背着手,静静地望,望了一阵,就隔着护栏,拿手去抠网状的编织袋,终于,一个橘子给抠出来了。再抠,再抠……
  很快,小路上就麻雀般跑着一些提篮子的人,金黄的橘子带着墨绿的叶片,带着偷窃的快感,从拥挤不堪的货车上挣扎出来,飞快地闪进一扇扇大门,像得意洋洋的小逃兵。
  我妈坐在家里,一只脚被白纱布缠得像棒槌,她昨天被开水烫了,此时,她活像一只被钉在地上的青蛙,呱呱呱地叫着,要我赶紧拿上筐子,去车上抢些橘子回来。
  “我怕我刚一赶过去,司机就回来了,司机打人都是朝死里打的。”我的确见过司机打人,手里拿把扳手,举得高高的,狠命地捶,就像他捶的是块木头,而不是人。
  “又不是你一个,人家都不怕,就你怕,你是怕死鬼托生?”我妈开始气急败坏地骂我。“烂菜无用的东西!吃饭咋没听见你喊怕呢?”她拾起那只穿不下的鞋子,啪啪地打在椅子上,看样子,我要是不走,她那只鞋就要报废了。
  我只得找出篮子,怏怏不乐地往外走。
  “你是怕踩死蚂蚁吧?”我妈在后面拉长声音喊道。
  我只得跑了起来。
  我看到表姐也在那里,她把满满一篮橘子藏到田中央,又跑了回来,在驾驶室边转悠。
  我奋力挤进去,这才发现,要想隔着拦板抢到橘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开发”出来的洞无论数量还是大小都很有限,我的手伸进去好久了,还在别人的手背上抓挠,没沾到橘子的边。
  终于抓到了两个橘子,奋力往回拉,中途又被别的手抢走一个,带着两道不知是谁刨出来的血痕,第一个橘子终于抢到手了。正要伸进去抢第二个,只听见咣当一声巨响,有人喊道:“驾驶室的玻璃砸破了。”
  我赶紧从人群中挤出来,只见驾驶室边早已挤成一团,一个叠着一个,像蜂巢上的蜜蜂。我想,这下好了,人都朝前来了,我正好去后面抢橘子。一回身,我看见表姐飞快地朝田中央跑去,她好像揣了个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她从齐腰深的稻田里站起来,挎着沉甸甸的篮子,泰然自若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正当我终于摸索到从洞里飞快地往外拿橘子的窍门时,一声外地人的怒吼将我们齐齐冻在车边,但那只是一秒钟的工夫,紧接着,轰地一下,我们跳起来,朝四面八方射出去。
  外地人骂了一阵,就掏出了电话,我们都听见了,他在报警,他要“让公安来抓这些贼坯,强盗”。我们还看到,他身边有个打扮鲜艳的女子,拎着个小包,一扭一扭地朝四下里看。没过多久,她就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等待警察的到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