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奶奶


□ 庞 旸

我的奶奶
庞 旸

  庞旸笔名阿真、潘岩。北京人。一九八二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历任中国和平出版社编辑、副编审、编审,编辑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叶圣陶研究会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编辑学会少儿委员会委员,中国小作家协会导师团导师。著有长篇传记文学《邓拓和他的一家》《叶圣陶和他的家人》,散文集《牌戏人生》,散文书话集《书边人语》(合著)等,发表文学评论、人物特写、科普小品、书评、散文等各类作品三百余万字。主要翻译作品有科普文学《生命真奇妙》《美妙的大自然》《少儿英语配图词典》(合译)等。
  
  谁没有奶奶呢?而我,似乎长到了十好几岁,才知道,我有个奶奶。
  从小,我的奶奶实际上就是姥姥。姥姥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们兄妹三个从出生到长大成人,成家生子,一直是在姥姥她老人家的精心呵护之下。而在我的“半个”老家西安,是没有姥姥这个称呼的,姥姥就是奶奶。十几岁前,我从没有想过我还有个“亲”奶奶。
  这能怪我吗?从小,爸爸就没跟我说起过奶奶。不单是奶奶,就连爷爷、老家以及老家的其他亲人,都没怎么说起过。我就是在这种“不知有根,无论来处”的情况下,长到了那一年——
  那一年正是中国的大乱之年。在国务院机关工作的父亲,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原来那种平稳的生活秩序一下子打乱了。“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们家突然来了个小堂妹。原来,同处患难中的太原的叔叔,实在担心胞兄的安危。他本人受审查行动不便,就派十岁的小女儿前来探望。
  那一次,小堂妹没有看到父亲——父亲已被发配干校。但和堂妹朝夕相处的十几天里,我却大有收获。透过她那格外乖巧的小嘴,我知道了我的山西老家,知道了叔叔、姑姑,也知道了曾经有过的爷爷、奶奶。
  爸爸为什么从来没说起过这些呢?我只知道,爸爸十五岁就离家投身“八路”,参加抗战了。他和原来的家庭似乎割断了联系。为什么革命者就要割断和原来家庭的联系呢?
  后来,年龄稍长,我渐渐明白了,爸爸有爸爸的苦衷。因为那个特殊的时代氛围,一个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革命者,是背着沉重的精神包袱的。爸爸尤其不希望这种影响波及我们这一代。但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许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不细述也罢——那是个令今天的人们啼笑皆非的年代啊!
  好在随着改革开放,时代进步,这一切都成为了历史。
  “文革”结束后,爸爸的精神也逐渐获得了解放。他和山西的叔叔、姑姑来往密切了,也爱对我们讲起老家那些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