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成人游戏


□ 陈铁军

成人游戏
陈铁军

  谋杀早在秋天就开始了,地点是在那个偏远的避暑山庄。
  这年夏天,医院因为乱开药、乱涨价和乱收费,挣了不少钱,便组织医生轮流去山里避暑。避暑活动以年龄资历为序,牛医生和马医生由于比较年轻,被安排在了最后一批,等到轮到他们进山时,实际上已经是秋天了。其时,荒山已然流露出灰黯凄凉的情绪,依稀有了些恐怖的氛围,山庄又前不着村儿后不挨店儿,无依无靠瑟缩在深谷里,隐约也像似了杀人的场所。令人十分的触景生情,不由自主地想顺手干点儿什么。于是,事情自然而然发生了。
  当时天还没有完全亮。夜间一场淡墨轻烟似的雨,将山谷的色调涂抹得越发灰黯,给人的感觉十分阴冷和压抑。牛医生在睡梦中忽觉身体内部压力很大,晕头晕脑从床上爬起来,趿着鞋到厕所去放水。正巧马医生也在哪儿放水。两人便肩挨肩站在池子旁,一边宣泄一边聊开了。
  马医生问:“昨儿半夜你去哪儿了,荒山野岭也不怕碰上狼。”牛医生说:“哪儿也没去。昨晚咱们喝完酒我就睡了,要不是这泡尿憋得这会儿都不一定醒。”马医生说:“你别装蒜了,我亲眼看见你出去的。昨晚我喝多了点儿,翻来覆去睡不着,听见隔壁你门响。
  当时我挺不放心的,以为你也喝多了要出酒,急忙起床跟了出来。可后来发现你根本不像要出酒,倒像是正要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偷偷摸摸、贼手猫脚地走出了山庄。”牛医生笑着骂了一句:“放你妈那屁。”马医生一边提裤子一边说:“骗你我是你孙子。开始我还不敢相信那是你,当时外面黑得一塌糊涂,只能隐隐绰绰看到个背影,而且走动的姿态也不像平常的你,说走动都能叫做用词不当,更准确地说应该叫游动,恍恍惚惚、好似幽灵一样,把我着实吓了一大跳,一时还以为这老房子里闹鬼了。当时我还喊了你一声,可你不知道真没听见还是假没听见,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牛医生见对方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不由得愣那儿了。一边提裤子一边细致回忆了一下,最后认真道:“你认错人了吧?我真的哪儿也没去,一回去就睡了,一直睡到现在,说瞎话你把我蛋砸了。”这句咒语刚一出口,他看到马医生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半天,马医生犹疑不定地问:“难道你……对半夜发生的事儿一点儿不知道?”看到牛医生一脸惘然,马医生警惕地退开两步:“莫非、莫非你有梦游症?”接着自言自语似的说:“许多梦游患者都有这种情况,晚上正睡着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以后接茬儿再睡,可是第二天醒来时,一点儿不记得夜里干了什么。”牛医生心说扯你妈蛋,你大爷才有梦游症。但是没容他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便听到了一声惊险电影开头部分常见的那种尖叫。失声尖叫了一声的马医生惊惧地望着他脚下:“你还说你没出去,你看看你的鞋!”
  牛医生一低头,也不由地吃了一惊——只见自己一双鞋上满是泥泞,就仿佛在雨水里走了多远的路。而雨是半夜以后才下起来的,按照他的说法那段时间他正睡觉。可是如果他真的在睡觉,鞋上便决不可能有这么多泥。“莫非我半夜真的出过门儿?”牛医生也不禁犹疑了起来。这时他并不相信自己是个梦游者。认为就算这次游荡确有其事,那也是因为喝得太多了,自己干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这—批来山里的医生有十几个,这时候也陆续醒了来,他们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后,一齐拿牛医生打开了哈哈。人们嘻皮笑脸的时候谁也没有意识到,谋杀实际上已经开始了。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在半个月后。
  半个月以后,就连最后一批避暑的医生都返了院,医院的一切重新恢复了正常,该收红包的继续收红包,该开错药的有时还开错药,每个人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勤奋工作着,整个医院一片繁忙景象。

  这天晚上又轮到牛医生和马医生值夜班,两人锁着门儿喝了一瓶酒,之后到各病房转了转,看看没什么要紧事儿,便回值班室睡觉了。牛医生翌日醒来时,觉得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原以为就像俗话常说的“一夜无话”,不料一开门儿吃了一惊。只见走廊里乱七八糟围了一群人,医生、护士、病人都有,人人都是一脸的惊疑和紧张,弄得气氛很是神秘,似乎刚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而被人们围着的,正是他以为先起床了的马医生。
  牛医生一瞅马医生那张脸,不由得一阵惊心动魄。那脸可以说都不怎么像人脸了,不知被谁揍得青一块紫一块,左半拉还能勉强认出那是谁,右半拉脸淤得即使熟人不细认都叫不出名儿了。牛医生的情绪当时就急躁了,咋咋呼呼地乱问咋了咋了。牛医生和马医生是过命的交情,除了不共老婆什么都是伙着的,眼见自己哥们儿被人夯成了这样子,简直和那人拼了的意思都有。但话一脱口立刻发现情形不对,一圈儿人猛然躲闪开来,一齐用怪异的目光盯视着他,那表情就仿佛他是那种外包装上画着个骷髅头的危险品。
  牛医生从人们表情中感到了严重的隔膜,莫名其妙地愣那儿了,说你们都看着我干嘛,好像这脸是我打的。这么一说大家反而越加同仇敌忾地瞪视着他。最后还是马医生捂着脸说没事儿没事儿,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劝散了众人。牛医生好生奇怪地问:“这帮孙子们怎么了,他们这是在跟谁过不去?”马医生面目凝重地望着他,好半天,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